物换星移几度秋

【獒龙獒】一切都好 3

//单亲哥哥大学生獒 x OCD图书管理员龙。(心理疾病设定出现预警,与真人无关,切勿上升。)

//其他CP有团杀饭粥。


3

周雨觉得,在大学图书馆负责照看他们的那个管理员哥哥特别可爱。

他有很多印着特别图案的帽衫。有一天是《美国队长》的红蓝星盾。还有一天是《芝麻街》里的手偶。

有时候在室内,他也会把帽衫的帽子戴起来。

看着屏幕的时候他经常会拿管理员用的圆珠笔在桌子上戳,咔哒咔哒地响,一连戳几十下。戳完以后又会把圆珠笔毛茸茸的杆头部倒过来揉一揉,好像觉得刚才把它戳晕乎了似的。

第一天跟他们介绍借阅区的各种设施和图书编码怎么找的时候,说一句话时会无意识地带一个发语词,听起来像是“昂”。

周雨从附中过来,会在学校的小卖部里带一点小零食。比如芝士鱼肉肠,奶酪面包,小多纳圈。如果小胖不是特别饿的话,就当小礼物送给管理员哥哥。

“这个特别好吃的!”如果他睁大眼睛向小哥哥诚意推荐,最后他总会不太好意思地收下。

有一天他口袋里只有一小包跳跳糖。

管理员问:“这是什么?”

周雨说:“跳跳糖啊。你没吃过吗?”

管理员摇摇头。

“试一下试一下吧!”周雨怂恿他。

管理员迟疑地点了点头,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周雨在书桌后面坐下,从作业本上抬起头,看见小哥哥撕开糖包,小心翼翼地把糖粉倒进嘴里。

然后惊得整个人也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一下。

马龙害怕自己把椅子弄响,赶紧抬起头来。然后看见周雨和樊振东坐在对面长书桌后面,给他竖了四个拇指。

 

张继科晚上八点来接周雨和樊振东回家。

周雨坐在柜台旁边,看着推车上今天刚被还回来,还没放回架上去的书。

看见张继科来了,周雨合上书,一脸求表扬地故意说:“哥你们专业的书都好难懂啊!”

张继科笑着说:“你这才多大,没学过当然不懂了。”

樊振东坐在离柜台最近的一张书桌旁边,桌上放着白纸和铅笔,是作业做完了在画画。

柜台后面马龙的桌上也有一张白纸。刚才张继科走过来,他赶快把纸翻过去了。纸背上还隐约能看到铅笔的痕迹。

张继科揉揉小胖:“画啥呢?”

樊振东把画纸摊给他看:“画了一个房子,一棵树,还有一个人,是……”

马龙在柜台后对小胖小幅度使劲摇头。

樊振东赶紧把话刹住了。

张继科看着画笑得很开心:“画得真好!我们小胖就是厉害!”

周雨和樊振东收拾自己桌上的文具和纸。张继科撑着柜台,对马龙笑:“麻烦你啦。”

马龙抬眼,跟他对了一下眼神,然后突然触电一样弹开了。

“你弟弟特听话,”他抿了抿嘴,“他做完作业就在这儿看书,还帮我把归还区的书理成按编码顺序排的。”

 

有一天张继科到图书馆的时候,周雨正坐在柜台旁边,捧着本书对着马龙不停叽叽呱呱。马龙低着头,时不时跟着周雨的话咧嘴笑开。小胖在一边枕着一本《密码论》睡着了。

“周雨,”张继科压低声音喊他,“在那叨叨啥呢?别打扰人家工作了。”

马龙抬起头:“昂……没啥,”他看见张继科就又笑了,“小雨给我念笑话呢。”

张继科走过去:“又看什么冷笑话了?”

他把周雨手上的封面打开,是一本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出版的《世界经典笑话集》。还贴着图书馆的条码。

张继科:“……”

马龙笑着说:“有个人来还错了。我跟他说这是总馆的,不是我们馆的,要还也得去大门,不能在这个门还,结果他说他马上要上课了,把书放下就跑了。小雨刚才看见,就给我读了几个,还挺好笑的。”

张继科:“……你们开心就好。小雨,小胖,回家啦。”

周雨轻轻揉了揉樊振东的脸把他叫醒。张继科问马龙:“那这本书怎么办?”

马龙说:“昂……等交了班我给送回总馆吧。”

张继科推着自行车跟周雨和樊振东走回家。之后骑着车回到系馆。

隔着落地窗,查询柜台在浅黄色的灯下,夜班的管理员已经来了,是个五十来岁的女馆员,四月底还不敢脱毛衣。马龙背着书包,却还在柜台里站着。

张继科隔着玻璃看他,他也留意到了目光,扭过头来,见到张继科便笑开了。

张继科冲他挥了挥手。他也抬起手,向张继科挥一挥。

张继科推开门,隔着刷卡闸轻声问:“怎么还没走?”

马龙背着书包朝他走过来。他脚步有点外八,走路的样子让人觉得他特别放松。

“马上要走呢,”他说,“刚交班儿。”

张继科跟他走出去:“你去总馆吗?我陪你一起去吧,然后一起回宿舍。”

马龙眨眨眼,然后笑:“昂,行啊。”

张继科开了自行车:“我带你呗?正好快点儿。”

马龙立刻摇了摇头:“昂,不用了吧,我不能坐别人自行车儿。”

“啊?为什么,”张继科笑,怂恿他,“没关系,很容易的,我教你。”

马龙微笑着但是坚定地又摇摇头:“不成,我不能被人带。我可以带别人,但是不能被别人带。就是……”

他好像想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继科赶紧说:“没事,我推车陪你走吧。”

马龙又睁大了眼睛。“昂?你不嫌走着慢么……”

张继科把电脑包放到车筐里,推动了车:“没关系啊。走一走运动量大一些嘛。刚办公室里学长给我买了烤冷面,我正应该消化消化呢……”

 

那天没什么风,只有晚间的凉意让人觉得舒服。张继科推着车,脑子里放松下来就想到许多小事。

“过两天五一,你们图书馆还值班么?”

“昂,五一放假的时候其实我们小门不开。但是我没事,所以就到大门值班去了。”

“五一的时候图书馆人多不多?我这回估计还得加班,不过小雨跟朋友约了去欢乐谷玩儿,之后那天小胖去区里听数学串讲,周雨肯定送他去呗。看我能不能至少回家待一天吧。给他们洗洗衣服做顿饭啥的。”

马龙听他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很轻地“哇”了一声。别人不太能明白那是什么意味。之后说:“五一假,开放的地方也少了,所以其实人看着比平常也不少。”

张继科说:“对了,放假前那天他们运动会。一般书包都不带……那天晚上应该也不用过来啦。哎,我明天再熬熬夜,总得抽出一个下午去看一眼他们颁奖。之前小胖他们小学是乒乓球特色校,运动会有这个项目——一般学校不都只有田径吗?我弟弟打球可厉害了,在区里市里都是冠军,参加他们小学运动会,打起球来跟欺负人似的,”他说到这儿忍不住笑起来,“嗯,比我小时候也不算差!可是去年运动会那次颁奖,之后跟家长合影,就他是一个人自己照的。周雨去接他,回来跟我说背地里难过了好一阵。鸡蛋灌饼都不好使。今年在附中了,我想我怎么也得去看他们一回……”

马龙侧过头看看他,说:“你也会打乒乓球儿?我小时候也打过。”

张继科也看着他,笑起来:“打过?打怎么样啊?不错吧?”

马龙抿着嘴笑笑,眼睛弯着:“昂,还可以吧。”

张继科哈哈笑着:“说还可以的都是会打的。怎么样,哪天有时间打一局啊?”

马龙还是那么弯着眼睛,笑着说:“昂,咱们要是真的会有那个时间,你也不至于托玘哥他们把你弟弟送大学图书馆来呀。”

张继科一愣,觉得这句话像棉花里捏到根木头茬。可是木头茬傻兮兮地笑着,木头茬也很无辜。似乎他并不是故意要拂张继科的面子,而确实只是一五一十把实话说出来了而已。

张继科笑了笑,也跟他一五一十:“你周末也都有事?”

马龙点点头:“昂。周六周日都有……其实也不是一整天都不行,但是不知道结束得早晚,就不方便跟别人约。”

张继科问:“你也打工?”

马龙摇摇头:“昂,不是。”

但也不往下说了。

于是张继科也不问了。

他们去总馆交还那本《世界经典笑话集》,然后回宿舍区。在马龙的宿舍楼下和他道别的时候,自行车棚顶上正好飞起来一只小麻雀。


-TBC-

评论(36)
热度(379)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