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獒龙獒】一切都好 4-5

//单亲哥哥大学生獒 x OCD图书管理员龙。心理疾病设定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其他CP:竹马组(反复思考我发现无差中我似乎更偏团杀??)饭粥是否算作CP非常模糊……

//TAG : Everything'll be OK


4

午餐时间,陈玘拿着凉面和橘子晃到王皓和张继科在的办公室。

“哎科子,”他把橘子放到王皓饭盒上,问张继科,“小雨和小樊在龙仔那儿怎么样?还行吗?”

张继科点点头:“我看他俩挺高兴,就是怕影响别人工作。哎玘哥,马龙跟你也差了几届吧,你怎么跟他关系这么好?因为吴教授吗?”

“他不是吴教授的学生,之前招生的时候被秦老师招来的——不过秦老师也是吴老师以前带过的学生是吧?”陈玘看看王皓,又接着说,“我最开始认识他其实是高中去竞赛,那年初高中组一个宾馆,江苏跟北京队我俩本来的室友正好都退赛,我跟他就当了一次室友。后来听说他也考上咱们学校了,还经常跟他吃饭。你跟他也挺熟的吧乐乐?”

王皓一边剥橘子一边说:“是,不过没你熟。”

张继科说:“小胖小雨倒是没事,我就怕小雨这个小话痨老缠着人家,耽误人家干活儿。”

王皓:“哟,怎么缠着人家了?”

张继科:“上个星期拿着一本九十年代的笑话大全给人家读了不知道多久。”

王皓“噗”一声,差点被橘子汁呛到。

陈玘一下起了八卦心:“哎,小雨他会不会是情窦初开了!十六岁,跟龙仔差得也不多啊?”

王皓“哧”地一笑:“得了吧,就小雨还情窦初开,他早着呢。”

陈玘推他一下:“你又知道了?”

王皓:“哎,我就是知道,我还敢说小雨他就是喜欢那本笑话集,跟一个三岁小孩他也能念一下午。”

陈玘:“那,那你不能老拿老,老黄历看人啊!”

张继科:“就是。哥你不能老看谁都是小孩儿。再说了哥,”他对王皓说,“你跟我偶像在一起的时候,是多大年纪啊?”

 

空气突然沉默。

陈玘咳嗽了一声,看了看王皓。

王皓看着张继科,突然回以尴尬的憨笑。

“嘿嘿嘿嘿嘿嘿继科,今天的记录写完了吗,上礼拜会上说的修改了吗,今天就别加班了吧,我这儿还有个芦柑你吃不吃?”

 

星期日,张继科五点钟回到家,搬出小板凳坐在浴室里洗周雨和樊振东的校服。

樊振东下了奥数课,和周雨在附中校园里打乒乓球。到饭点回了家,张继科抖着衣服在阳台晾,猛出声质问:“周雨!你是不是又图省钱,跟小胖两个人不好好吃饭了?”

“没有啊?”周雨一边换鞋一边往阳台走,完全摸不着头脑,“我们都在你学校吃的食堂啊,一顿都没少!”

张继科叉着腰:“早饭呢?”

“车站早餐摊啊,包子油条豆浆茶叶蛋,周四我怕小胖吃腻了还去学校门口吃了次面条呢!”

“是不是正经面条?别是吃了方便面吧?!”

张继科冷峻的脸上嘴角一丝冷笑。

樊振东的眼睛一下睁大了,嘴却抿紧了。

张继科抬起手,往餐桌上砸下去。

一沓小卡片。从薄塑料膜里拿出来,不同底色上印着日系画风的古装人物。右下角还有个小小的商标:小浣熊。

张继科:“这是什么!”

樊振东睁大了眼睛哑口无言。

周雨也睁大了眼睛:“哎哟,被发现了。”

樊振东也学着周雨说:“哎哟,被发现了。”

张继科气得想笑:“什么就被发现了!自己错哪儿了!自己交代!”

周雨:“小胖他们班现在还在玩攒武将卡!我怕小胖没法跟别人玩,就给他钱一天买一包方便面了!一天只有一包!而且周二和周三打开还是同样的!都是赵云!赵云太多了!”

樊振东委屈地抬着眼睛看张继科,头也不敢点。

张继科:“……”

张继科:“你们都多大了,现在中学里还在玩武将卡?小胖你们班怎么回事!怎么小学里也收武将卡!初中还收!就这点营销套路,还死活走不出去了?”

周雨也跟他对着呛:“那别人就这样,我们还能怎么办?我们还能不让别人买干脆面啦?”

樊振东垂下眼睛,不好意思地抿着嘴。

张继科没话说了。

张继科:“……一天一袋干脆面,还有肚子吃饭吗?”

樊振东默默点点头:

“有。”

张继科:“……”

五月的风从树枝间吹到阳台。纱窗上挂住一片绿色的榆树叶子。

 

借书的人从柜台前离开,马龙抬起头,看见周雨和樊振东认认真真地在书桌上点武将卡。

看到马龙得空,周雨揣起两袋干脆面跑到柜台前:“龙哥龙哥,送你干脆面!”

马龙看了眼周雨。

周雨的大眼睛里放出真诚的眼神。

马龙:“……你们是想要里面的卡对吧?”

周雨眨巴眨巴眼睛,鼓了鼓嘴:“我俩这星期把零花钱全拿来卖干脆面了!也只够五十张卡!小胖他们年级多的都有四五百张了!连大胖都有一百多张!——哦大胖是我们班主任初中部的课代表他叫梁靖崑还经常跟小胖打球来着,我跟你说过吗?说过的吧?——买了我俩也吃不完,小胖现在一天吃三包面,再吃科哥都能看出来了!这是最后两包,您就帮我们吃了它吧!”

马龙看看周雨,又看看干脆面:“昂……可是我不能吃干脆面。”

“啊?”周雨为难,又有些意外,“不喜欢吃吗?那也没事……”

马龙又想了想:“不管怎么说先把面拆开吧。”

他们把干脆面撕开,小心地把里面的卡包倒出来。

“啊!”周雨气恼地喊出了声,“又是赵云!!!”

马龙和樊振东吓得赶紧抬头张望,还好现在借阅区的书桌上只有角落里的两三个人,还都戴着巨型的耳罩式耳机。

马龙仔细看了看卡片:“哎,你们现在还在玩儿攒武将卡啊?”

周雨点点头:“嗯,现在小孩儿玩儿的真少,一点新意都没有!”

马龙拿起卡片:“不,我是说,现在他们玩的卡,跟去年的卡都一模一样啊。”

“啊?”周雨瞪大眼睛,“龙哥你也攒过武将卡?”

樊振东:“你不是说你不吃干脆面吗?”

马龙:“……就是因为以前吃得太猛了,所以现在不吃了。”

马龙从管理员的笔筒里拿出半打曲别针,把干脆面的包装小心地夹好,让周雨藏到书包里。

他问樊振东:“你什么卡最少?”

樊振东从桌上拿起一张纸。上面画了一幅树图。

樊振东:“越往上的出现概率越小,价值越大!”

马龙看了,了然地点点头:“正好这些我都有。”

 

5

八点钟张继科来接弟弟。隔着刷卡闸,用口型跟马龙道谢:“麻烦啦!”

马龙抿着嘴点点头,向哥仨挥挥手。

周雨和樊振东也抿着嘴,向马龙挥手。

张继科隐约觉得今天马龙的表情有点紧张。但这没道理,所以他也没多想。

张继科接完弟弟又回了公司。

九点,夜班的女馆员来交班。马龙背上书包,看见门外的自行车位前面,两个小脑袋在灌木丛外面看着他。

马龙笑了,回头和女馆员道了别,走出去,对两个小脑袋说:“走,我带你们去拿我去年攒的卡!”

 

“哇!!!”周雨站在马龙的宿舍楼下,捧着厚厚一摞卡,“发达了!!这么多!这有三百多张了吧!”

“四百三十二张,”马龙说,轻轻按了按指尖,“你们不要一下子全拿出来,先拿一两张少见的,就说手气好,不要说别人送的。”

周雨和樊振东用力点头。

“龙哥,”周雨说,“反正你今天也下班了,我们请你吃宵夜吧。我们在家里藏了好多干脆面,而且今天的两包我俩也吃不完。你以前吃这种面都是干吃的吧?我们回家跟你煮着吃呀,加菜心和荷包蛋的那种,小胖煮的面特别好吃!”

“嗯!”樊振东在一边自信地用力点头。

周雨补充道:“而且我们大哥今天回公司,一般他加班到这么晚就回宿舍睡不回家了!”

马龙:“……我们骗你大哥不好吧?”

周雨:“我们只是没告诉他,又没有做什么坏事!”

马龙没法反驳了,他因这个计划紧张地眨了眨眼。

他想了一会儿:“昂……那好吧!”

 

“走里面。”

马龙走在最后,有点神经质地推了推周雨的肩膀,让他贴着便道最远离马路的内侧走。周雨也有样学样握着樊振东的肩膀让他走在最里面。三人成列,跟着最小的樊振东,走得像小学生放学。

周雨回头看了一眼马龙:“龙哥你为啥把帽子戴上啦?”

马龙今天穿了一件码数有点大的没图案的深蓝帽衫。帽子垂下来挡住额头。

“昂,”马龙说,“可能比较有安全感吧。”

周雨觉得很有道理似的,把他自己穿的荧光橙色卫衣帽子也戴到头上去了。

小胖没办法,只好把校服拉链拉到了顶。

周雨笑起来,揉揉樊振东的脑袋:“小胖没帽子怎么办啊?”

马龙说:“我有办法!”

他胸有成竹地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一顶MLB棒球帽。把后绑带调松了一点。递给了樊振东。

 

马龙坐在兄弟三人家的餐桌前。虽然是三个或者上学,或者既要上学又要上班的年轻男孩子的家,但还是收拾得非常整洁干净,地面上几乎没什么灰,桌面上没有一点油渍。

他还是有点不安地按了按手指尖。

周雨在厨房里切菜心和葱花,炉子上坐着水,樊振东把调料包放到水里去,然后从柜子里拿酱油和香油。

“葱也现在加?”周雨低头问他,“菜也是现在加?”

“嗯。对。”樊振东说。

“最后加面?”

樊振东点头:“烫一下就好,太软了就不好吃了。”

周雨又往面上打荷包蛋,蛋黄还没完全凝固,樊振东就一把关上了火。

“你这么着急干嘛呀?”

“就要这么快!这个面煮久了就不好吃了!”

周雨把锅子端出来,一面还在跟樊振东吵吵闹闹。樊振东抽出一个垫板,周雨把锅放下,指尖揉了揉耳垂:“龙哥你别担心!这个鸡蛋可以吃流心的,是超市买的天然鸡蛋,不是菜市场买的。”

马龙被他认真的样子逗笑了:“昂,没事儿。”

樊振东去拿了三个碗。周雨正要分面。

这时候,门口钥匙响。门被推开了。

 

张继科背着电脑包,推开门,家里飘着一股深夜煮泡面的味道。周雨和樊振东围着锅,餐桌那一头居然坐着马龙。

樊振东脑袋上还戴着一定马龙戴过的棒球帽……上面写着两个大大的字母:“LA”。

……张继科觉得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太对。

 

张继科又去多拿了一个碗。

四个人围着餐桌开始吸溜吸溜地吃面。

张继科吃了两口,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你们怎么每次一做坏事,就正好能被我抓住!”

马龙捧着碗,笑着看他。

“这不也挺好的么。”他说。

张继科挑起眉:“好什么呀?我管他们也不听我的!”

“昂,”马龙说,“虽然你管不了,但你至少能知道呀!”

张继科被他脸上那种“我超有理”的表情逗笑了:“昂,你说得对!”

樊振东和周雨端着碗,先看看左边的马龙,后看看右边的张继科,然后同时低下头,继续埋头吃面。

 

星期六,马龙背着书包,去离大学一站地多远的附属医院。

他轻车熟路地找到心理楼,进门报预约,找到马琳的诊室。

心理科的前台上放着一盒印着协会标志的小徽章。马龙的书包侧面也别着一个。花纹磨蹭得有些淡了,大概是一段时间以前拿去的纪念物。

马琳穿着白大褂,坐在办公桌后面等他,他们每星期见一面,已经好几个月了。

“这周过得咋样?”马医生如往常一样,抄着东北口音笑呵呵地问他。

马龙放下书包,指尖碰在一起。但马上又坐直了,脸抬起来,显出一点自信的神色。

“我这星期去了别人家做客,”他说,“以前没去过的人家,人家给我煮了方便面吃。”他忽然笑了笑,“我都吃完了,也没出事儿。”

马琳点了点头:“你没数数?”

马龙歪歪头,想了想。

“昂,其实也数了。但是没觉得必须得数到多少……我感觉可能是因为以前从来没吃过煮的,这次脑子突然没反应过来,哈哈哈!”

他笑得很开怀的样子。马琳也跟着微笑起来。

“那很好啊!”马琳说。

“我觉得,可能,试着接触一些新的东西,环境啊,事啊,人啊什么的,”他有些小心翼翼地说,“对我这个情况,可能是不是还有点好处?”

马琳说:“这是很可能的啊。你要相信自己的感受。最知道什么对自己好的,其实永远是自己。咱们一起去尝试,对吧?”

马龙抿着嘴,点点头:“是。”

“明天互助会,你也可以把你的新情况跟大家说一下啊。”马琳说,“来,现在咱们重复一下上次咱说的训练内容。”

 

星期一,附中高一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后也没有统练,周雨和程靖淇他们在操场打篮球。正玩儿着,突然间体育老师过来了:“周雨,初一的老师找你!”

周雨抓起书包,拔腿跑到了初中办公楼。

刘国正是数学老师,周雨跑到数学组,樊振东、梁靖崑和初一其他班的几个孩子都在那儿,周雨一时觉得气顶着脑门,看着那些别班的小孩说:“谁动我弟了?!”

年级组长也在,被周雨吓了一跳:“这就是樊振东的家长?”

刘国正赶紧解释:“这是他哥,先让他过来一下,听听情况,他家大哥我刚打了电话,在来的路上。周雨,你冷静一下。”

周雨急躁地抓了抓头发,把书包放在地上。

梁靖崑说:“雨哥,其实没什么大事,我们没打架,就是别的班的同学硬要拿小胖的卡,小胖不愿意给,我说小胖不给他们不能随便拿,之后就被老师发现了。”

周雨说:“这还有什么说的?别人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拿?这不是明抢吗?”

别班的孩子说:“是他自己先犯规作弊的!”

梁靖崑说:“你们说要交换之前,没说什么时候发行的卡不能用、只有今年的才算,人家把卡拿出来你们才说的有这条,是你们自己犯规作弊吧?”

这时候张继科和对面的几个家长也风风火火从门口冲进来。

张继科:“怎么回事?”

年级组长说:“你们几个赶紧把卡还给人家,大家以后别再闹矛盾了。明天开年级会,以后不让再在学校里攒卡换卡了。”

别班孩子的父母:“把卡还给人家吧。”

樊振东忽然抬起头,看着那几个学生说:“我要他们给我道个歉。”

那几个孩子却嚣张起来:“凭什么道歉?”

梁靖崑说:“你们刚才说——”

樊振东扯扯他袖子,梁靖崑把话刹住了。

学生家长不想多待,对张继科说:“孩子们的事,别闹大了,这样就算了吧!”

张继科笑了笑。

“樊振东,”他扭头看着樊振东说,“走,卡咱们也不要了。谁家缺这个让谁家留着去吧。”

这一句话是故意要臊人。樊振东果然把卡推回去,站起身要走。

别班孩子中最刺头的一个突然站起来,说:“我们家是缺卡,你们家还缺爸爸呢!”

张继科突然之间转回身。说话的小孩被他看了一眼就吓得缩了回去。

张继科往前走了一步:“你凭什么这么说他?别人家的事,你凭什么张口就说?”

刘国正:“继科,你冷静点——”

张继科根本没听见:“你知道什么,你就这样说他?”

“哥!”周雨用力拉住快跟家长撞在一起,还死死盯着说话的小孩的张继科,“哥你别这样……哥……”

 

别班学生最后还是在老师和家长的压力下小声给樊振东道了歉。

张继科推着车,把他们送到大学。

周雨和樊振东一路看着他的背影。

在食堂门口张继科转过身。

“你们先吃吧,我还得去一下办公室。”

周雨说:“你今晚回家么?”

张继科沉默了一会儿,低了低头:“可能不回了,得多待一会儿。”

周雨说:“你不用送我们回去了,我们九点就回家,保证不会乱跑。”

张继科点了点头:“嗯。那也行。”

周雨:“你晚上别熬太晚,睡觉要盖东西。晚饭要是跟杀哥皓哥他们吃凉面的话要喝点热茶。”

张继科:“嗯,好。”

周雨:“那我们吃饭去了。你路上小心点啊。”

张继科点点头,看着周雨和樊振东走进食堂,骑车离开。

 

樊振东站在食堂里,看了好久窗口的队伍,拉着周雨的袖子说:“雨哥,我现在还不想吃东西。”

周雨低头看了看他。

“我也不想。”

 

他们在图书馆没人的后门外台阶上并排坐下。

喜鹊偶尔飞过树枝,阳光的影子照在它背上。

周雨低着头,忽然间说:“你别生我的气。你以为我不想给你出头吗?你以为我不想跟他们说……你以为我……”

他顿了顿,“可是我没办法,我……一家人里面,总有一个人……总得有一个……”

他抬起右手按了按鼻梁。

樊振东突然握住他的左手。

小孩的手心温度很高,因为刚才走路,有些黏糊糊、湿乎乎的。

樊振东说:“我不生你的气啊。”

他又更用力地,把周雨的左手握紧了。

“我不生你的气啊。”

 

-TBC-


我现在对于OCD的了解……也和一个外行人没什么太大区别了……就尽力做到原则上不出错吧……

首先我对他们确实没有任何恶意。而且我个人是非常反对对心理疾病的歧视,也非常反对违反心理医生职业道德的行为。

文中的设定都与真人无关。没有任何不尊敬的意味……感谢大家的理解。

评论(81)
热度(367)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