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獒龙獒】怀孕了

//獒龙獒无差,有昕彦,一丁点初恋组。


张继科怀孕了。

他没有大惊小怪。

作为一个身体健康的育龄男子,他怀孕这件事是非常正常自然的。

他周围的人也没有大惊小怪。

男人嘛,大家都懂得。

他正常地拿着球包去训练馆。

阳光很晒,他的影子落在地上短短的。

走进球馆,来的人已经不少,弟弟们结了对在打球。方博周雨和小胖高远正在练双打。张继科欣慰地看了一眼,下意识四周找马龙。

突然,捡球的林高远抬起头。

“可哥!”他大叫一声,“可哥你肚子!要生啦!”

——啥玩儿?张继科一愣,我要生了?这就要生了?我肚子还没大呢呀!

然而刚刚一直似乎隐隐有些不适的腹部确实收缩着阵痛了起来。

“哎呀呀呀我的老腰卧槽这怎么办谁来扶我一下!!!!”

迎着场馆里的灯倒下的时候他身边围绕着七嘴八舌的讨论声。

“怎么了今天这是?又一个要生的?”

“科哥会生出来个啥啊?”

“嗯,科哥皮肤这么黑,我估计……”

“哎我哥那是美黑!不遗传!”

“你们都在这儿吵吵什么没用的哪?啊?继科身体耽误了你们谁赔偿队里?谁赔偿国家?是哇?!周雨你别添乱了!赶紧叫救护车去!小胖高远回宿舍拿东西!继科平时白疼你们啦?还有你!方博……”

张继科听着听着就晕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张继科躺在白色的床上。手上插着输液管。他试探地抬起头,感觉嘴唇很干,喉咙挺涩。作为一个新晋的母——父亲,他与生俱来的母——父爱让他首先四处寻找他的孩子。

只用了一眼,他就在床边的一个小摇篮里看到了他新生的宝宝。

宝宝安躺在枕头上,一声不出,甜蜜安稳地睡着。

它洁白的外壳,光滑的表面,结实的拼缝,标准的尺寸,脸上印着那象征荣耀的三颗星星,还有品牌名:Nittaku。

多么健康!多么可爱!!多么完美的宝宝!!!

张继科的心里充满了温情和慈爱,忍不住伸出没打针的手,把它拿了过来,小心地抱在怀里,任凭热烈的幸福和满足感流过全身。

他刚生下来的乒乓球静静贴着他的心脏,随着“砰砰”、“砰砰”地震动着。过了一会儿,张继科忽然想到:马龙现在在哪儿呢?

马龙是不是也生了?

不知为什么,张继科似乎一下子确信了这一点。他毫不犹豫地拔掉针头,手捧着乒乓球,浑身是劲地蹦下床,去找马龙。

他一间房、一间房地看过去,病房大都空空的,哪一间也没马龙。张继科撇了撇嘴,但没气馁,他走出产科医院,找不到出租车,就一路跑着回到天坛。

他生产花了大半天,现在天已渐黑了。训练馆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张继科顺着墙扫,果然看见马龙一个人在那儿,静静地坐在角落里。

张继科一看到马龙就笑成老农民了。他把乒乓球攥紧,直接冲马龙跑了过去。

马龙看到他也一下子笑成一朵花。

“继科儿,”他在张继科跑到他面前以后说,

“你看!”他小心翼翼地展开手心,仰起头看张继科,

“我刚生的!”

——马龙的手心里也躺着一个乒乓球!

这颗乒乓球,也有着一样洁白的外壳,光滑的表面,标准的尺寸,三颗星星,还有品牌名:红双喜。

“哇!”张继科由衷地倒吸了一口气,

“它真可爱!”

马龙望着张继科,“吸吸吸吸”地笑成了鼹鼠。

张继科也忍不住傻笑起来,把自己手里的球也捧给马龙。马龙接过那颗球,拿在手里,然后放到脸颊边蹭了蹭。

 

张继科蹲了一会儿,站了起来,坐到马龙身边,两个人各自拿着自己新生的球一脸谜之微笑地并肩坐着。

他们都没说话,任由场馆里的灯灭了一盏又一盏,只有他们前方对着大门的灯亮着。

沉默蔓延了很久很久。

张继科脑子里回想着刚刚看到的,马龙生的那颗球的样子。不知怎么,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

“继科儿,”这时马龙忽然说,“你那颗球是不是比我这颗大点儿啊?”

“嗯?”张继科掏出他的球,“我这颗大吗?”

马龙也拿出球来,两颗排在一起,两个人头贴着头,眯缝着眼看。

“我觉得你这颗大。”

“我觉得你这颗大!”

马龙又看了看张继科的球。

“继科儿,你咋生了个尼塔库的球儿啊?”

张继科挠了挠头:“我代言是蝴蝶,蝴蝶不做标准球……你赞助商才是红双喜呢!”

马龙眨了眨眼:“昂,可是红大妈毕竟是中国品牌儿啊……”

张继科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了。

“这话多说了就没意思了,”他猛地站起身,发现正好球包还在身上,于是握住蝴蝶柄,非常二次元地冲马龙一指,“球场上见胜负吧!”

他跟马龙也真是的,生个球还要比谁生出来的球好打一些。然而马龙抿嘴一笑,掏出狂飚龙兴致勃勃地投入了挑战。

他俩刚拿着球拍和各自生的球站在球桌两边,就想起还不知道这两个球的优劣该怎么比。就在这时,训练馆的门突然打开了。门口走进来一个特别妖娆的身影——看身高像是许昕。姚彦还跟在他背后,特别小心,一副在老公怀孕期间超级体贴的二十四孝好媳妇的样子。

许昕一手抱狗,一手扶腰,姚彦双手提满了购物袋走在后边,张继科看了眼许昕,腰上也不显出什么呀,一副自己受了多大罪的样子,真会给自己加戏!另一边许昕就在问马龙他俩在干什么了。听马龙说完了原委,许昕叉着腰就仰天大笑,毛根都被吓了一跳,惊恐地看向姚彦。

“你俩太不行了!”许昕笑里偷闲损他们,“这还要攀比哈哈哈哈哈你们无不无聊啊哈哈哈哈哈!”

张继科一听就翻白眼,许昕还笑话起他俩了!等他自己生出来,还不一定怎么事多呢!

正在想着,还没说话,马龙那边已经慢条斯理地开腔了。

“大昕呀,”马龙说,“看你现在肚子这么小,也不显怀,该不会生出来是个38毫米球儿吧?”

他又眯了眯眼,接着说,“我看你昨天发的微博了,胃口挺好呀,现在都传怀赛璐珞球儿的妊娠反应都小!大昕你们查过没有啊?”

许昕的脸一下子白了。姚彦赶紧解释:“没有没有,昕哥他早几个月反应挺厉害的,还总出汗。”

“哎呀,”张继科一边靠上马龙的肩头,一边煞有介事地补刀说,“出汗多,会不会孕早期接触过有机胶水啊?有机你们查过吗?”

许昕更慌了。张继科和马龙忍不住一起哈哈哈哈地仰天大笑起来。

姚彦在一边拼命安抚:“昕哥你肯定不会有事儿的!”另一边马龙和张继科走到旁边一张球桌。张继科站在一边,突然心血来潮:“龙,你说咱俩生的球,能不能一拍同时打两个?”

他俩有次一起上电视,一台能同时打两个,三个也行,可是不能一拍同时打俩。

马龙笑嘻嘻说:“试试呗!”

他把自己生的红双喜打过来。张继科接住了,把两颗一样大小、一样颜色的球在手里拿好,深呼吸,一起击了出去。

打到另一边,线路还是分开了,马龙只得一颗一颗打回来。张继科手接住两颗球,有些气恼地看着球思考起来。

“没事儿继科儿,”马龙在对面说,“你要是脚好了就能打着了!”

我脚已经好了呀?

张继科猛抬起头,马龙关切地看着他,似乎真的有些担心。他一下非常急切地想证明给马龙看,他的脚好了,身体都好了,没有事,不需要担心。

他绕过球桌,往前跨出了一步——

 

张继科在自家卧室的床上惊醒了。

夜风凉丝丝的。万籁俱寂。他的脚踝没有疼痛,只是被缠在了被子里。

梦里摔跤,他可能要长个儿了。

他也没有怀孕。

男人也不能生乒乓球。打得再好也不能,大满贯也不能。

醒来之后他才渐渐意识到梦中的荒谬之处,又想到他梦里的马龙,忍不住“哧”地笑了出来。

他捞过手机,正要给马龙发条微信,突然发现顶端变成了“对方正在说话”。

马龙的语音先过来了。

“继科儿我刚做了个梦!我梦见我怀孕了然后生了个乒乓球儿哈哈哈哈哈哈!”

张继科“噗”地笑了一声。然后语音回去:

“我也梦见了。”

他又补充,

“梦见你怀孕了,生了个乒乓球。”

马龙过了一会儿给他回复。

“昂,我梦里你也生了个球儿。”

“嗯,我梦里我自己也生了个球。”

马龙发了三个“呲牙”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马龙又说:“我觉得可能是我昨晚上吃多了。肚子有点撑,梦里就变成怀孕生孩子了!”

张继科想了想,说:“嗯。我昨天吃得确实挺多的。”

“我昨天晚上吃了清蒸鱼。”

“我昨天晚上吃了油焖虾。”

“我昨天晚上还吃了炖排骨。”

“我昨天晚上吃了酱猪蹄。”

“我昨天晚上吃了奶油蛋糕!两块!”

“我昨天晚上吃了碧根果!半斤多!”

他们说了半个小时,终于说完了彼此从昨天日落到睡前吃过的所有东西。

“我好像觉得没那么撑了。”马龙说。

“我也是,刚好了一点儿,好像又觉得有点饿。”

“别吃了,”马龙的声音里带了点儿困,“睡吧。”

“昂~”张继科说。

马龙给他发了三个“拥抱”的表情。

 

张继科本想把这个梦也说给许昕。结果在告诉许昕之前,他玩手游的时候看见了周雨,就先跟周雨说了。

“你那都是吃饱了撑的,”周雨说,“哦我没别的意思啊!真的是撑的!以前小胖刚来八一的时候我们打乒超也经常吃多!肚子一胀就容易做怪梦!就说最近的一次吧,那年在厦门,你们有一次调整日带他去吃自助,他回来那天晚上也做梦了!第二天跟我说梦见怀孕了!”

张继科问:“那他梦见生出来个什么球?”

周雨说:“他梦见生出来个足球!”

 

—END—

 

 //你们对我有什么误解?我有可能写正常的生子文吗???

评论(75)
热度(517)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