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獒龙獒】一切都好 6

//吃西瓜吧。 @朱囡囡 祝和你同名的熊猫生日快乐啦。


6

蝉在树上奋力的鸣叫。六月了,太阳躲在云后面。

楼道里回荡着咚咚咚的脚步声。

周雨抹着汗推开门,手里一瓶滴着冷凝水的冻冰露:“哎哟我去热死我啦——哎哥你在家?”

家里地上还有水渍,正在旧电扇左右摇头中变浅、消失。张继科脱了上衣,肩上搭着毛巾,坐在沙发上:“家里电扇都坏了你们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周雨放下水踩掉运动鞋:“前几天晚上还不用开电扇嘛。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楼道里又响起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

樊振东满头是汗地推开门,嘴里还叼着一根小布丁:“哎哟我去热死啦——哎科哥你在家?”

张继科被逗得笑了起来。

周雨在厨房洗脸,水龙头刚关上,声音就传出来:“哎家里怎么这么多西瓜?!”

 

“我们组年初不是给南郊一个蔬果基地做过物联网么,”张继科在厨房洗瓜,“人家反应挺好的,这不他们今年新品种的西瓜熟了,拉了一车给我们送过来。我们这边办公室里一共就没多少人,每个人都分到十来个。正好我那儿等运行,好几个小时,就给扛回来了。”

他一手掂着瓜出来:“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两个小的并肩坐在沙发上。两脸的“我超乖”。

周雨:“今天打扫教室然后静校了呀。”

樊振东点头:“要高考了嘛。”

张继科忽然愣了愣。

“真快啊。”他说。

 

张继科把切水果的案板放在茶几上。拿出西瓜刀。

“你哥又给你买冰糕了?”他看樊振东。

樊振东还没说话,周雨先抢白:“我又不知道今天有西瓜!”

张继科瞪他一眼:“你买也可以买水果啊?总给他买这种甜食对身体多不好!”

周雨眼睛瞪更大:“你自己还不是不好好吃饭专门吃冰激凌?你一吃还吃五桶!你这是只许大哥吃好几罐八喜!不准小弟吃一根小布丁!”

樊振东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张继科一看他,他就赶紧把嘴抿住。

张继科也笑了。

“周雨我现在没法说你了,”他又问樊振东:“还能吃得下吗?”

樊振东眨了眨眼,小声说:“可以吧。”

张继科确认了一下:“真可以?”

樊振东:“嘻嘻嘻!”

张继科低头笑着切开了西瓜。

 

张继科坚信西瓜必须切成一牙一牙地吃。不能切成小块,也不能用勺子挖着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最多的西瓜汁是在咬下去的那一刻打破细胞壁涌进口腔里。当然在他在家的时候,为了尊重一家之主的威严,周雨和樊振东还是表示认同的。

外面天色暗暗的,看不出时间,蝉声特别粘稠。张继科下午修好的电扇调到最高档,气压也还是低得要命。

“要下雨了吧,”周雨看着张继科说,“好像每年高考都要下雨。”

张继科笑了笑:“下雨好啊,每次考试下雨我都考得特别好。”

樊振东也看着张继科:“哥你今天在家吃饭吗?”

张继科咽下最后一口西瓜,想了想:“我还得回去看看。你们晚上就别出去了,我给家里打电话,菜还有,不行你们俩自己做一点。”

周雨和樊振东一起点头。

张继科回主卧拿了件衬衫换上。

“我走了啊。”

周雨和樊振东并肩坐在沙发上,朝张继科挥手。

“早点回来啊哥!”

张继科出了门。

周雨和樊振东对视了一眼。

周雨:“我觉得这么多西瓜咱们肯定吃不完,放坏了就不好了。”

樊振东:“你要找谁帮我们吃?”

周雨:“上次龙哥送你这么多卡,我们找他去吧!”

樊振东:“龙哥要值班诶,他能来吗?”

周雨想了想:“他几点开始值班来着?”

樊振东:“好像是四点。”

周雨:“两个小时,来得及!”

樊振东:“那我们现在走吧!”

 

俩小孩一路跑跑跳跳地去了大学。

马龙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置看书。窗外一声轻轻的响动,他抬起头来,又看到两个小脑袋在树丛外面。

“你们怎么来啦?”马龙背上书包出门问樊振东和周雨。

“龙哥去不去我们家吃西瓜?”樊振东问。

“二十分钟去,二十分钟回,时间来得及的!”周雨说。

“啊?”马龙有点意外,“我今天不值班……我上次跟人换班了,今天就歇一下午……可是……”

樊振东:“龙哥你不喜欢吃西瓜吗?”

周雨:“走吧龙哥我们家西瓜太多了!你不来帮我们吃回头就要放坏了!多浪费呀!”

樊振东:“嗯,这次的西瓜可甜了……”

马龙一时不知道说啥好。

周雨:“这次绝对不会让我哥发现!他今天加班,肯定不回家吃晚饭了!”

樊振东点头:“嗯,吃完了要是没事你可以在我们家吃饭,让雨哥拌凉粉给我们吃!”

马龙愣了愣,捏了捏裤子口袋。

马琳的声音又在他脑子里响起:“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巩固日常生活,做到杜绝复发。药物已经停了,我们尽量不去再启用它,避免药物依赖。”

……他应该去吗?

 

半个小时以后,老筒子楼的家里电风扇又打开了,周雨和樊振东各抱着半个西瓜用勺子挖成蜂窝,一边马龙一个人独占了两半,非常整齐地从外面往里转着圈挖。

电视上在放小神龙俱乐部。周雨打开冰箱找菜。马龙和樊振东坐在茶几边上看猫和老鼠。正在他们看得聚精会神的时候,窗外突然响起一声炸雷。

“哎呀,”马龙说,“你哥怎么办?”

周雨说:“他随身带伞的,要是雨太大他走回来也行!”

樊振东放下瓜去拿电话机:“我给他办公室打个电话吧。”

 

樊振东:“哥,你们那下雨了吗?……你带伞没有?公司有伞吧?……哦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还回来吃饭吗?……哦……雨哥做凉粉……嗯嗯好的,那你早点回来啊……嗯,拜拜。”

周雨站在厨房门口:“他怎么说?”

樊振东:“他说他没事,办公室有伞,他不回来吃晚饭了,叫我们别管他。”

马龙:“他不是自己带了伞吗?”

樊振东:“是啊……哎他好像下午出去的时候落家里了!”

门口杂物架顶上果然放着一把深蓝色的伞。

周雨叹了口气:“他要是说‘我带伞了,过一会儿就回来’,那就是真没事,要是说‘我没事,别管我了’,那肯定是没伞困在那,打算等雨停呢!”

马龙:“今天雨很大,市里都发预警了,明天早上雨才能停呢!”

周雨:“我去给他送把伞。”

马龙:“你在家做饭吧,我去。”

周雨:“啊?没事龙哥……我们请你过来做客的……”

马龙笑了笑。“我是哥哥嘛,”他说,“下雨了,你们在家里安全一些。”

他说起这句话来,突然就不容置辩。

周雨说:“……哎,那龙哥你认识他们公司的地方吗?”

马龙抽出自己书包上的伞,又拿上张继科那把,拧开了门:“他不是跟玘哥一个办公室吗?我知道那个地方。”

 

张继科在办公室前台玻璃墙外看到马龙的时候吃了一惊。

“你怎么来了?”他问。

马龙身上稍微有点淋湿了,但也还好。他拿着张继科的伞:“呃……刚才小雨小胖他们给你打电话,我正好在你家……”

张继科:“……你正好在我家?”

马龙:“……我上你家吃西瓜去了。”

张继科忍不住低头笑起来。

马龙:“你笑啥啊!”

张继科:“谢谢你啊。”

马龙:“……昂,没事儿……”

张继科:“你看你鞋都湿了。”

马龙那天穿了一双白色的球鞋,非常干净,裤脚卷着,一看就是很喜欢的新鞋。刚才在落雨的街上走,鞋帮已经明显弄脏了一些。

马龙没想到张继科会留意这个:“啊……”

张继科:“也不知道你来,早知道让你把雨披给我拿来了,哈哈哈!”

马龙:“啊……我没想到你要骑车……”

张继科:“骑车快啊,你也少走两步。你给我撑伞就行,我带你。”

马龙:“昂,不用了吧……”

张继科:“没事儿!你看我今天十个西瓜都带回家了,还带不好一个你?”

张继科笑着站起来,拉了拉马龙的手腕:“走!”

 

张继科推开门,身上半湿着,身后还跟着个半湿的马龙。红色的折叠伞往下滴着水。

张继科走进门,一边脱外套,一边看着餐桌上吃到一半蒙上保鲜膜的西瓜:“……为什么每次你们一干坏事,都会被我抓到?”

周雨撅着嘴:“我们做坏事了吗?请龙哥吃西瓜是坏事吗?你自己说的吃水果对身体好!”

樊振东:“就是!”

张继科:“……”

他笑着回过头看马龙。马龙也正看着他,看见张继科看自己就突然把头低了下去。

张继科从浴室里扯了条毛巾出来,在自己头发和脸上胡乱擦了擦,回到客厅,看到马龙还在那儿站着。

“脚湿了吧你?”张继科直接走过来,很自然地蹲下给他松开鞋带,“没事,你拿毛巾擦一下换拖鞋,怕冷我给你拿棉的?”

张继科还没穿上衣,手指碰到了一下马龙的脚踝。

马龙整个抖了一下:“哎……”

张继科抬起头,马龙的耳朵尖红了。

他赶紧把手指移开:“……毛巾给你。”

厨房里周雨喊起来:“小胖!我怎么找不着咱们家红糖在哪儿啦?”

 

张继科回屋穿了件长袖T恤出来。

周雨拿着一锅姜汤和两个碗放到饭桌上:“你们把姜汤喝了吧,然后快去洗个热水澡!这样就不会着凉啦!”

张继科直接问周雨:“热水器开了么?”

周雨点点头。

马龙眨了眨眼:“我就不用了吧,我没带东西……”

周雨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龙哥,有张继科这个洁癖我们家柜子里的干净毛巾有十几条,衣服你穿我哥的就好了嘛,他的衣服你肯定能穿!”

张继科说:“你先洗,完了我去,不然真要感冒了。”

马龙低下头,小声说了句“嗯”。

 

张继科也冲完凉出来,马龙在喝他没喝完的姜汤,厨房灶上坐着粥,周雨和樊振东站在厨房门口。

樊振东不知想起什么,忽然眼睛亮亮地跟周雨咬耳朵。

“雨哥,”他小声说,“你还记得小时候我教你那首歌吗?”

“哪首啊?”周雨问。

“就广东话那首啊。”

“排排坐?”

“不是,另一个,落雨大!”

“哦那个啊……”

“你还会唱吗?”樊振东笑着,眼睛里有点调皮。

周雨挠挠头,也不知道樊振东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记得一点儿吧……怎么啦?”

樊振东推了推他:“就是突然很想听这首歌嘛。你唱给我听嘛。”

周雨:“啊……?”

樊振东:“你不会唱的地方我提醒你嘛。”

周雨被他看得笑了起来:“那我真唱了啊?哈哈哈哈……落雨大,水浸街——”

樊振东:“落雨大,水浸街~大哥担柴上街卖~大嫂出门着花鞋~花鞋花袜花腰带~”

周雨:“落雨大,水浸街……”

樊振东:“大哥担柴上街卖~”

周雨:“大哥担柴上街卖?”

樊振东:“大嫂出门着花鞋~”

周雨:“大嫂出门着花鞋……”

樊振东:“花鞋花袜花腰带~”

周雨:“花鞋花袜……”

他顺着樊振东的眼神,终于明白过来樊振东到底在笑什么,忍不住跟他笑着推成了一团。

 

马龙看看樊振东的眼神,又看看两个人笑成一团的样子,突然之间也明白了什么。

“你们俩笑我呢!”他故作生气地瞪周雨。

周雨和小胖闹得抱在一起,一时还笑得停不下来。张继科看看周雨,又看看马龙:“他们怎么了?”

马龙看着张继科,故意告状:“继科儿他们笑话我!”

张继科也板着脸:“他们笑你什么啦?”

马龙摇摇头:“我也没听懂,反正就是笑我了!”

张继科把袖子挽起来:“好哇,这么大胆,当着我的面就没大没小?你说,哪个起的头,我抓过来给你打!”

马龙被逗得大笑起来,然后转了转眼睛,说:“两个都笑了!”

“好,”张继科拍了拍手,“那就两个都打!”

眼看张继科朝厨房门口走了过来,周雨尖叫一声:“小胖快跑!”拉着人就从马龙背后绕到客厅中间去。马龙笑着看兄弟三个人在客厅里一通乱追,大喊大叫。樊振东跑到走廊里去了,周雨步子慢了一拍,被张继科揪住了耳朵,大声喊冤起来:“哎呀呀呀!不是我!都是小胖笑的!!!”

 

粥在小火上咕嘟咕嘟地冒着黏糊糊的泡泡。

 


评论(47)
热度(335)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