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噢!乖 1

方博跟许昕出柜的时候许昕对此嗤之以鼻。“你说你喜欢男的你得有证据啊。”方博还不示弱,举出了实例:当年我跟你师兄那绯闻,那、那是真的。

许昕再一次嗤之以鼻。“你说你跟我师兄谈过恋爱,那你也得有证据啊?俩男的拉拉小手,亲亲小脸儿,跟高中女同学似的。你说是谈恋爱这就是谈恋爱啦?”

他伸手握住方博的右手,冲着落地窗外扬扬下巴:“要是现在有狗仔藏在外面,是不是明天小报上也会头条,‘电影新星方博与秦氏集团二少许昕正热恋中’?”

方博赶紧把他手给甩开了,把手在桌布上蹭了半天。

许昕看得乐,又故意皱起眉头来:“别蹭了,注意点形象,你现在也是片酬千万的人了,别老跟乡下二表弟似的。”

方博这个人,场面上总爱苦着张脸,跟人一熟就瞎几把开怼,喝多了醉相极差,乡村爱情故事系列的骨灰级死忠,总结起来就是土,一成不变一如既往一以贯之的土。他出道的时候没少人笑话他,后来戏涨了,以前的黑点都变成萌点。他本来靠拍打戏出身,胆子大得要死,什么动作都敢上,一点不叽歪,把同组的倒模小鲜肉看得一愣一愣的。但是那也没用,流量认的不是工作态度。方博的镜头是每部烂片里最受正常观众喜欢的部分。可是下一次,他也还是只能在流量烂片里当个敬业的谐星。

后来他遇到马龙,一切都变了。腾龙创立以后投的第一部戏,他演男三,单恋流量小花女主,不断牺牲,在第七十分钟时领盒饭推动剧情发展。单这个剧本扔进他接过的剧本堆里拿文字比对软件都找不出来,关键是他遇见了马龙。

这里需要说一下马龙这个人。秦氏控股集团的大少爷。说是生意人,其实是黑道少主。这事在平城,下到三岁孩子,上到九旬老者,肚里都门儿清。马龙小时候在黑坊子街头长大,十六岁才递投名状,被秦爷看中,留在身边。那时社团里没人把他放眼里,嫌他不狠。黑道中人活得有今天没明日,爱憎都喜欢摆在脸上。别人挑衅他,他就只是抿着嘴笑,一团棉花的样子。等人知道他狠,已经晚了。

同样都是苦日子,秦爷说,他就是看上马龙苦日子里也有脑子。当然平城也有碎嘴子传马龙是靠给秦爷睡才上到位的。许昕这个不知死活的回国之后直接拿这话问过他爹:我这个师哥到底是我师哥还是我小妈啊。秦志戬看了他一眼:扯你个几把淡,马龙十六岁的时候胖成个球了,我也下得去嘴。

当然此一时彼一时。马龙二十岁就不胖了,虽然在秦志戬心中谁也夺不走初见的画面。过了十年,社团在他手里洗白,出了黑坊子就不称龙爷,改叫龙先生。腾龙影视建立的时候,龙先生正值盛年。眉修眼明,肌匀骨清,指绕云辉,靥生月色。往大厅里一站,仙得发光,遑论手脸上沾过人血。那个大厅是个晚宴的厅,那个晚宴是个电影开机的宴,方博在那晚宴上看见马龙对他笑了一下,当场立刻应声就弯了。

当然,那天的事在后来马龙解释的时候听起来和以上的叙述就很不一样了。据马龙说,那天他看见屋里站着一个圆脸小孩,谁也不搭葛,可怜兮兮的。他就过去跟这小孩说话。小孩说自己叫方博,跟着叫他:“——龙先生……”

他哈哈笑着说:“别叫先生先生的,我能大你几岁?你叫我小马吧。哎,听你口音,你老家也东北的?该不会是我们鞍山的吧?”

之后两人展开了流畅而愉快的老乡倾谈,并且约定下次一起去长街中路吃小烧烤。

“没别的了?那你去剧组的时候在他屋里过夜干啥了?!”

“我俩看《乡村爱情协奏曲5》了啊?”马龙表情无辜而困惑,“刚出的他来不及追,我让兄弟们找他们公司要的资源,贼新鲜,高清蓝光4k导演剪辑版,可老带劲儿了我跟你说继科儿,我俩连看了一晚上,第二天我还借两张面膜儿给他敷来着呢。”

第六代导演刘国正接触过的演员里,方博不能说是绝对演技最好的,但是在这部电影里,方博是最有演技可言的。于是他着意多给他讲戏,小伙子也学得认真。方博武戏总是过硬,再难的动作最多三条就过了,有待进步的主要是文戏。武戏是硬桥硬马,文戏看着容易,其实这才是真正的一步一重天,关窍之间距离太远了。

这部戏里男三主要的感情戏是对女主的单相思,刘国正有意要让他靠这戏扬名,自然要求他演得克制些,表现出层次。好演员演一段单相思,一个眼神足够了,然而这个傻孩子,就是情窦未开,像块干木头,开不出花来。流量小花是个塑料人,站在对面只会尬笑尬哭,再不就是干眨眼,刘国正为什么一次次喊cut都看不懂。

戏正僵着的时候,马龙的车子忽然到了。千巧万巧他选在这个时候探班,在门口手下拉住剧组人,说谁也别惊动,马龙就这么天上掉下来一样出现在摄像机后面。

方博看到他,睁大了眼睛,马龙对他摆摆手指,笑了笑。

刘国正站起来大喊:“cut!”

那眼神一下就对了。

这事刘国正当然也没跟别人说过。方博也只有喝醉了跟许昕说过。除了这些,还有别的事。所以后来有一天许昕跟张继科喝茶的时候随口抱怨了一句:“那方博儿还老说他跟我师哥好过,我师哥请他吃饭去烧烤摊儿,我请他吃饭还去米其林呢。”

张继科没当回事:“方博儿还小呢,说着玩儿的吧。”

许昕撇撇嘴:“那我不知道,反正他说他跟我师哥表白过。”

然后他就看见张继科猛地瞪大了眼睛。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豪宅的主人已经消失,玛莎拉蒂在门口留下一股浓烟。

张继科算是方博的哥哥。这是他自己的态度,纸面上的说法是方博是张继科工作室旗下的演员。张继科是谁,几年前还是个远不用解释的问题,这无疑让人感慨时光飞逝。这人也是贫民区出身,十七岁第一次演戏就是男主角,之后在演艺圈顺风顺水,一通百通,话剧、电视、综艺、音乐,凡是艺人能涉足的没有他没试过的,凡是他试过的没有不成功的。就这样红到发紫十年,实在是艺人的成就没有没拿过的了,他成立了工作室主攻幕后,旗下签了一些年轻演员,这两年曝光度最高的是方博和周雨。方博是他演话剧时的师弟,算是跟他关系数一数二亲的。

许昕之所以直接告诉张继科方博和马龙的事是因为方博跟张继科出过柜。当时场面异常不激烈,张继科点了点头说,弯了好,说明你情窦开了,将来演什么戏都好看。方博说是,我、我当时喜欢的是腾龙影视的总裁,马龙。张继科表情僵了一下,但也没说什么,搂着方博上酒楼跟工作室的人庆祝他杀青。

后来他自己上马龙家问去了。马龙宅子在长街南段,张继科把玛莎拉蒂停在他家门口,十个保安依次传话。张继科点了根烟,抽到一半的时候,马龙自己跑出来了,穿了双迪奥的拖鞋配李宁的篮球裤衩:“继科儿你咋来啦?”

张继科把烟在车门外面上按灭了,说我跟你借步说话。马龙回头笑眯眯跟保安说:“听见了么,张先生要跟我借一步说话昂。”

十个保安飞也似地跑了。顺便关了方圆半里地监控。张继科眨了眨眼,说:“我问你我弟方博的事儿呢。你俩好我不干涉,到底什么事跟我说句实话呗。”

马龙说:“哪儿的事儿啊?我俩啥事没有,我把他当哥们儿。”

张继科知道马龙去方博剧组探班的事,小报上写什么的都有。但他没问,说:“那我信你。”

方博跟马龙表白在剧组杀青以前。张继科开车到社团的大宅,大门口的保安就说:“龙爷不在,在秦爷那儿赴宴呢。”

秦志戬那儿张继科也认识,到了门口翻下车,把保安一推就冲进宅门,隔着一座大厅一条长桌一段台阶指着马龙吼道:“马龙!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他妈搞我弟还他妈骗我!”

现场寂静了,众人的目光仿佛无声的配乐,全场观众目送这个天生男主角三两步跑过大厅、跳上长桌、跃过台阶,一把掐住马龙的领子把他按倒在地就要开始揍他。

现场的二十多个保安赶紧追过去拉架,秦志戬在一边做拉架的技术指导:“带楼上去带楼上去!”于是也不知怎么的,这架就拉到楼上去了。

“年轻人的事,不管它,”秦志戬冲厅里挥挥手,“大家吃好喝好,吃好喝好啊。”

八卦是最促进食欲的。社团里在场的大姑娘小媳妇纷纷兴奋地捂住了樱唇,她们的身体已经迫不及待了。


—可能有TBC—

评论(59)
热度(392)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