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9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一旁警车的前灯大开着,继科大哥的脸被照亮,微微眯着眼睛。对面的警察只看得见一张侧脸,但看起来很年轻,似乎比许师兄年纪还要更小。

我偷偷念了个御物把车窗开了条缝。

拦车警察的声音从窗缝里传进来。

“……大哥您看完我证件了么,能还我了么?”

“……方——博,”继科大哥看着证念道,随后把证还了回去,“不好意思啊,方警官,出门在外,提个小心。”

“没事没事,”方警官麻利地接过证件,“我们都能理解,大哥,其实您这样的想法对,我们平常都说要是老百姓个个都能提高点防范意识,就像您似的,那治安案件就能少多了。能把后备厢打开一下么?”

继科大哥说声好的,左手拿着车钥匙打开后备厢锁。

方警官到车后去打开厢盖。继科大哥转了个身,在他背后看不到的地方,右手袖子中,魔杖的尖头露了出来。

 

继科大哥的魔杖没有人不知道。龙师兄的魔杖七年中换过三次。而继科大哥的魔杖始终是蝴蝶。许师兄曾经跟我说过,上一年级的时候龙师兄和继科大哥的魔杖也不知道为什么经常拿错,有时候继科大哥拿了龙师兄的木吉他而龙师兄拿了蝴蝶,又有时候两根魔杖都在龙师兄身上。有时候秦老师在上着课,底下青玄两个堂的一年级学生就看着白堂有名的张继科耷拉着眼皮要醒不醒地来推教室门,问马龙要他的魔杖。许师兄还说,最让秦老师生气的是,那甚至还不是龙师兄承认跟继科大哥“好了”的时候。

龙师兄第一次换魔杖就跟这个有关。也是一年级有一次黑魔防御课是青白堂一起上,他俩同时拿错了对方的魔杖,而且同时没发觉。他俩被肖战先生叫到前面当例子演示决斗,两个人当时都没什么经验,面对面站着,听肖老师一声令下,同时掏出魔杖冲对方喊了一声“除你武器”。

然后两支魔杖就同时炸了。

 

我第一次看见大名鼎鼎的蝴蝶,它只是露出一梢,默发了一个小小的障眼法。方警官打开车后备厢,自然什么异样都没发现。过了一会儿他就把后备厢合上,用明显轻松了很多的声音说:“行了大哥,没问题。”

“谢谢警官同志了,您早点回去,早点休息啊。”

“哦这个不忙,哥我再检查一下您车后座。”

“我车后座没人啊?”

方警官朝后车窗看了一眼,微微笑了一下。

他的样子和声音一样,都像是很好说话的人。然而看车窗玻璃的那个笑不是个好说话的笑。

“您后车窗开了条缝。”

继科大哥顺着他目光,也看见了。

“我——”

“您先别解释,”方警官看着继科大哥又笑了一下,“跟警察说谎算影响调查,万一有事要加重情节。我先把我的道理说一说,也省得您尴尬对吧。一般冬天开车窗都是想透气,比如您可能抽烟。”

“对,我确实抽烟——”

“我知道您抽烟,您手指上有印,可是您刚才没抽,不然身上得有味。何况如果是散味道应该开前车窗,而您的前车窗没开过。”

他冲前车窗扬了扬下巴。

“还有种可能您嫌暖气热想降温。但车里就您一个人,您完全可以关掉暖气,这是私家车,为什么跟油钱过不去。也有可能您刚载过人,但刚才我留意过,两边的门把手上都没有手碰过的痕迹。就算副驾驶上坐过人,也没道理开后座窗户。

“所以您先让我检查一下吧。”

他最后说,又笑了笑。

“……您眼神真好,”继科大哥僵了一秒,摊开手:“已经开了。”

方警官斜侧身打开后座门,刚转过头,继科大哥在他背后朝中间把手、也就是我的方向拼命使眼色。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已经布好了障眼法,把通到后备厢的缝隙障掉。

方警官左看右看,终于关上门。

“谢谢您配合,”他站直了跟继科大哥敬了个礼,“我跟您解释一下为什么查您车吧。您这辆车这两天一直在市里转。您看您车后挡上的泥点,这是两天前在南边河边蹭上的,可是您往北开了一天又绕了回来。我在队里查了全市监控,您在城里转了四五天。我市就是五天前出了第二起人口失踪案。像您这种在一个市里二十四小时来回转的呢,我们这些年见得多的一般是两种情况。”

“……哪两种?”

“第一种是连环囚禁杀人犯,在一次作案与第二次作案之间,或者是将受害人带在车上寻找地方虐待,或者是已经作案,寻找地方抛弃尸体,再或者呢可能是在寻找第三次作案的对象。您车后窗开的缝呢,是受害人试图求救打开的。如果是这种情况呢,我肯定得把您带回局里审问去。”

继科大哥:“……我——”

方警官:“但是您车上既没发现人口,也没有任何受伤或挣扎的痕迹。所以这种可能性已经排除了。”

继科大哥舒了口气:“这个车窗——”

方警官:“对,还有第二种情况,我们也见过挺多的。”

方警官:“这第二种情况一般都是男的跟爱人吵了架,被爱人从家给赶出去了,心里又难受,又想回家,又抹不开面子认错,就把车开出去在路上打转儿。”

方警官:“然后如果是这种情况呢,很可能您这个后车窗是因为车钥匙坏了,比如打开后备厢锁的时候信号有串,就给车窗也打开了一点。您心里想着跟您爱人吵架的事呢就一直没留意,自然也就没去修。”

方警官:“在这种情况下吧,您作为普通市民呢我们也可以给您提供一些帮助的。”

继科大哥:“……您要帮我修车钥匙?”

方警官:“不是,我们协作单位有个婚姻心理咨询中心,我们非常建议您跟您的爱人过去看一看。”

继科大哥的脸色当时非常奇妙。透过座位缝和车窗缝看见和听见了全程的我,在事后每次想起第一次看见博哥的经过时都不禁要感慨一次,或许他自己觉得自己的两种推测里应该有一个正确,却万万没有猜到他的两个推测都正确。他非法携带人口——或者说妖口——当然是无可辩驳,而他(借周雨之手)逼迫野生貘朱霖峰吃素,纵容未成人狐周雨过量酗酒,给老年书壁人孔令轩食用非正规出版物,还将瞳人张煜东长期暴露于周雨、朱霖峰和孔令轩随时可能开打的紧张环境下,严格来讲要说虐待可能也不为过。至于第二种可能的正确性,就直接体现在了当时继科大哥的表情上。

继科大哥:“警官……兄弟。您脑子真是挺好使。”

方警官:“哎嘿嘿嘿,大哥您别乱说,其实我从小脑子都挺一般的,就是特别喜欢当警察,不瞒您说我从警校毕业时全科第一,不过现在也就普普通通做份工作了。哦对了,这个是我们婚姻咨询中心的电话和地址,您接一下名片。”

继科大哥:“……好。”

方警官:“哎您的袖子里是有什么东西吗?”

继科大哥:“……没有啊?”

方警官:“不好意思啊大哥,为了彻底排除一下嫌疑我能搜一下您的身吗?”

继科大哥:“我要说不能,是不是也算影响调查?”

方警官:“是。”

继科大哥:“……那好吧。”

方警官:“请您把手举起来一下。哎,再转一下身。您腰上这是什么?”

我的角度,当时已经看不见继科大哥。不过猜测,他把魔杖顺着袖子落进腰间,没想到博哥的搜身节奏过于清奇。

我心里一紧张,施了障眼法爬到后座上扒着车窗,一旦蝴蝶魔杖被发现就给方警官施统统石化。没想到也不知为什么,方警官突然就回头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

我吓了一跳。然而就利用这一转眼功夫,继科大哥转回身来:“不好意思警官,您说的是这个吗?”

方警官回过头去一看。

继科大哥手上拿了块乒乓球拍。

继科大哥:“我平时挺喜欢打乒乓球的,就身上随身带了一块拍子,不好意思警官,刚才叫您误会了。”

方警官看见拍子突然又精神了。

“大哥您也喜欢打乒乓球,我从小也特别喜欢,哎我看看您的拍子,还是蝴蝶的,好不好用啊,我自己都是用红双喜,哎我拿来看看您不介意吧?别说这底板不一样挥起来手感差别还挺大的。不过我说大哥您瘾头真是不小啊,喜欢乒乓球也没有把这么大一块拍子随身带在身上的。我现在突然明白了,怪不得您跟您爱人闹矛盾……哎我不是说您俩肯定会闹矛盾啊我,我是说,您这个爱好吧,不能太入迷,不说影响工作,影响感情也不好不是,我调职之前就见过一对,因为两口子都爱打乒乓球,因为球上分不出胜负闹到要离婚的,我觉得这样就不太好,大哥您可千万别弄成他们那样啊!”

继科大哥:“……好的警官兄弟。我记住了。”

继科大哥:“您能把拍子还我了吗?”

方警官刚把手举起来。拍子还没交出去,突然就转了个身。

“不好意思,”他突然说,“大哥,您的后备厢盖刚才动了一下,我得再检查一下您后备厢,您还没锁呢吧?”

前灯的光下,继科大哥一闭眼,口型依稀骂了一句脏话,趁方警官还没回头看他,伸出了一只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要默发出一忘皆空之前,忽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一道碧色微光从继科大哥手前一闪。

许师兄从半空落到方警官面前,双手扣住他头两侧,带着往身后一转,后背挡在方警官和继科大哥之间,回过头去。

许师兄:“哥!别再一忘皆空了!这倒霉玩意儿脑子本来就不怎么样!你再忘他不就傻了吗?”

 

其实之前,博哥看到后备厢的那一动,并不是后备厢里发生了什么。

我透过后窗,正看见是许师兄的叶符贴在了厢盖上。

在刚才博哥向继科大哥解释到“本市发生了第二起人口失踪案”的时候,我就拿出双面卷轴,给许师兄发了个抖动。

我写道:“师兄,方警官出现,速来。”

还没等到卷轴上出现回音,许师兄人就先出现了。

 

方警官就站在后车窗外面,眼睛和耳朵全被许师兄捂着:“谁?这谁?谁说我傻呢?”

许师兄啧了一声,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没理,又回头看继科大哥:“我不是说了看见他让你先告诉我的吗?”

继科大哥:“我靠,我倒得能抽出空来啊?”

许师兄:“你连拔个剑的功夫都没有?哎卧槽?你的蝴蝶怎么会在他手上?方博儿?手松开啊,赶紧把东西还给人家听见了吗?”

方警官:“……你先把手放下啊我松了手你拿什么接啊?”

许师兄:“你别管你松手。”

方警官:“……哦。”

蝴蝶球拍一离方警官手,被许师兄定在空中,继科大哥一伸手,蝴蝶回复杖形,嗖一道浅光飞回他袖子里。

 

许师兄抬了抬下巴,冲方警官身后喊:“哎那不是超哥吗?”

方警官赶紧回头:“超哥你怎么来了?——哎?”

一回头的功夫,许师兄身上玄袍变了一套空子的衣服。西装外面一件黑风衣。

方警官一回过头来,懵地急往后退了一步。

“你……”他眨了眨眼睛,“你,我是不是,我是不是见过你?”

许师兄推了推眼镜:“有可能吧?你记得我吗?”

方警官看了看许师兄,转了转眼睛:“……你……是不是……姓……辛?”

 

-TBC-


评论(45)
热度(341)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