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2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十二

程靖淇或许叫了我一声。或许没有。我把罗盘祭在空中,拼命回忆上次天坛一见,龙师兄使的阵法。过了一会儿我就放弃了。拿罗盘探龙师兄的声息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只好没头苍蝇一样往林深处走,走了几十步,喊了一声“周雨”。

罗盘左右摇晃了几下。仍看不出方向。可就在同时,我突然感到什么东西震了一下。

我的口袋里装着护花铃。

情花精神好像非常不好。红色的花瓣中透出了一丝丝黑色。像是也得了什么大病。情花现在不再唱歌了。不知道是铃铛震动还是情花受感,我听见了一种诡异的哭声。我没有听任何人这样哭过。事后猜想,大概妖怪哭起来就是那样的。

我一手捧着铃铛,顺着声音变大的方向使劲跑。“周雨!”我又喊了一声。

罗盘突然猛地一震。我伸手握住,若非如此它就要当场碎掉。我面前十几米就是相对站着的周雨和龙师兄。龙师兄所设的阵应该有数叠。第一层障眼法,好像在刚才被破掉了。

龙师兄和周雨离得很远,眼睛却盯紧着对方。周雨紧闭着嘴,眼睛像镜子又冷又硬。龙师兄没有表情,眼里却有一丝意外。

“周雨!”我又喊了一声。

我知道周雨听见了。虽然他没转过头。

龙师兄也没有看我。

他定定看着周雨,说了句话。

“你现在告诉我,还来得及。”

周雨张了张嘴,似乎刚要说什么。突然间一道光劈过来,咒法如剑触纸,极为暴力地把几叠法阵撕成两半。

光焰暗去,最先露出来的是蝴蝶的尖梢。

继科大哥把周雨挡在身后,拿出魔杖,跟刚拔出狂飚龙五的龙师兄指在一条直线上。

 

……

“然后呢然后呢!”老朱手还被捆着,右手牵动左手把装瓜子的碗冲程靖淇又推了推,“快点给我们摆一摆噻!”

程靖淇悠然自得地把瓜子皮吐在了地上,慢慢说:“当时的场面,可谓是异常火爆。”

张煜东紧张地叉着手:“怎么了怎么了?打起来了吗?”

程靖淇:“只见那张师兄和龙师兄两人,大眼瞪小眼,内双瞪外双,‘龙五’‘蝴蝶’战战有声,法阵激荡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孔令轩:“今天雾霾,本来就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张煜东拍了他一下:“别插嘴!靖淇大哥后来呢!”

朱霖峰点头道:“对对对别理他,然后是哪个输哪个赢咯?”

程靖淇:“然后他俩就把魔杖一收,法阵一撤,俩人一句话也没说就回车上了。”

……

 

后备厢里老朱猛地变出翅膀要去扑程靖淇,程靖淇哈哈大笑用瓜子泼他,张煜东站在朱霖峰一边帮他做场外,孔令轩摇头叹气:“打架就打架干嘛糟蹋粮食……”

周雨在车后座上听得笑起来。我左手捧着护花铃,右手还握着碗,拿手肘顶他一下:“别笑。”

周雨看了我一眼,乖乖低头喝忘忧水。

程靖淇说继科大哥和龙师兄一句话也没说就回车上,其实没说清楚。清楚地说,是他俩“互相之间”没说一句话,而不是他俩没有说话。比如继科大哥跟龙师兄互盯了一阵,同时放下魔杖,就微微侧过脸,说道:“小雨,你没事吧?”

周雨:“我没——”

龙师兄也看着我说:“小樊,你这几天都还好吗?”

我:“龙师兄,我本想尽快告诉你的,可——”

继科大哥:“你没事就好,咱们回去。你五天没喝忘忧水还进了三叠法阵,没死算你命大。”

龙师兄:“没关系,你这就回天坛去吧。我在学校的时候帮你改了VPS的位置,这几天不知道会不会被发现。”

周雨:“哥我真没事儿……”

我:“可是——林高远,还有许师兄……”

我余光看见周雨。脑子更乱了。

龙师兄仿佛在看着我,仿佛不在。继科大哥已经转过身拉着周雨要回去。然而周雨不动,我也没动,龙师兄也没动。继科大哥拽着周雨的袖子,叹了口气。

“小胖,不想回去就跟哥走,回了学校,我给你作保。”

说完他再拉周雨,周雨脚下就动了。我也只好跟着往车上走,远处程靖淇不动等着我们。龙师兄原地瞪了继科大哥的背影好一会儿,做了个鬼脸,最后也跟上来。


进了宾利我小心翼翼扶周雨喝酒,周雨大大咧咧被我扶着喝酒,继科大哥和龙师兄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一言不发。

周雨大概喝到第三碗,龙师兄说话了。

“小胖,你问问你继科大哥,你们这一路到底去哪儿?”

我正犹豫如何答,周雨冲我轻轻摇摇头。

果然,没等我出声,继科大哥就说:

“小胖,你问问你龙师兄,指使学生偷出校门又是什么规矩,现在青堂的门风都是这样了吗?”

龙师兄:“小胖,你跟你继科大哥说,知法犯法包庇非法成精的安全部调查员没资格说青堂的门风。”

继科大哥:“小胖,你问问你龙师兄,难道搞出一堆去年那样的患鬼来这天下就能太平了?”

龙师兄:“小胖,你问问你继科大哥,六道众生恒河沙数,难道他还能一个个救过来不成?”

继科大哥:“小胖,你跟你龙师兄说,我要做什么用不着他来管!”

龙师兄:“小胖,你跟你继科大哥说,那我要做什么也跟他没关系。”

继科大哥:“小胖,你跟你龙师兄说,既然话说开了,下次再见我不会再留手。”

龙师兄:“小胖,你跟你继科大哥说,说得好像不留手他就能打得过我一样。”

继科大哥额头上青筋都显出来了,刚张口要说什么,我突然听见左手里有一阵声音。

我:“不好意思等一下哈!”

我手忙脚乱放下碗把护花铃捧起来。

情花正在唱一首歌。节奏十分轻快,歌词还是英文的。

后来我问了孔教授,才知道歌词原来是这样的:

 

We don’t talk anymore

We don’t talk anymore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当时车厢里的四个人都凝神屏气地听情花在唱什么,空气静得能听见针掉到地上,过了几分钟,继科大哥终于忍不住问道:“这啥歌?”

龙师兄也看了看我,大概是也不知道。

正当我想老实说我也不知道的时候,周雨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边咳嗽一边说:“我知道!”

他还把自己撑起来坐坐正,说:“这首歌唱的是爱人分手,情侣反目!咳咳咳咳咳咳……”

 

……

气氛一时非常尴尬。

我第一次极为清晰地,为了周雨的狐生前途产生了深切的担忧。

老实说,就冲他那头乱毛,他那个破锣嗓子,最重要的是他那个脑子。估计这辈子也指不上能勾引着别人了。

 

周雨后来对我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连情花的心思都能看见似的。

继科大哥给他买来的忘忧水还没喝完。他也不忙留给自己,举着碗往护花铃里倒进一线。

红花就像喝过酒之后他的脸一样,黑色消失了。

 

“你好啊,”周雨捧着铃铛,看着情花,笑着轻轻说,“我叫周雨。是周朝的周,不是粥粉面饭的粥啊。”

 

我问周雨:龙师兄在三叠法阵里到底要你说什么?

周雨说:“龙哥问了我三件事。第一件是我为何会到科哥身边。第二件是,九年前天坛那只狐妖是不是我。第三件是,林高远是不是我带走的。问完后他说:‘你对我说真话,我绝不伤害你,带你回天坛定夺,天坛有天下最好的巫师,能治好你的病。你现在告诉我,还来得及。’就这个时候,你、科哥和程靖淇就来了。”

我问他:那你怎么说?

周雨说:“我就照实说的啊。第一件我说我不知道,第二件我说我还是不知道,第三件我说我知道,但是不能说。”

……

龙师兄涵养真好。

“你为什么要说你不能说?”我简直有点生气,“你——你脑子怎么长的啊?”

周雨看了我一眼。他看龙师兄的时候一点软也不知道服,这个时候反而被吓着了一样。我也不好意思了。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能说就是不能说。我为什么要骗他?因为他厉害,我就该怕他么?”周雨看着我,突然间笑了笑,“我看在曾经在科哥脑子里见过他样子的份上才告诉他真话的。要不是这样,我三个问题统统都说无可奉告。”

我简直恨不得脸部发力了。

马龙跟你有仇吗?惹他生气对你也没有好处啊?

“你不知道,”周雨又靠我近了近,小声说,“我听不到龙哥的‘声音’。一点都听不到。”

他说的声音自然是想事情的声音。

我大概知道周雨这个人的逻辑是从别人那里听来多少,就要告还别人多少。龙师兄不知道为什么想事情的声音无法被人听到,于是周雨也不想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龙师兄。

就为了这自作主张的公平,要吃多少白费的苦头,他也一点没放心上。

“科哥不也有你听不见的时候吗?”我想起他说过继科大哥开心的时候声音大,不开心的时候声音就小,“你不也听他的话吗?”

周雨一挑眉:“我也不是听他的话。再说,他有事情不让我听见,我也有事情不告诉他啊,有来有还!”

“还有不告诉科哥却能告诉别人的事?”

“有啊!”

“你还能告诉谁?”

“你啊。”

周雨眼睛直直看着我,一点躲闪的意思也没有。

被他这么一看我倒几乎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知道我想事情声音大,吴老师也说我没心眼儿。你别笑我了……”

周雨看着我却又笑了。

“那个我就不知道啦,”他转过头,垂着眼去看情花,“我只知道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科哥救过我的命,我当然要帮他,可他有事不愿让我知道,我自然也有自己的事情不告诉他。像图图、老朱他们,我自己的事情没什么不能说的。要是你,除非有人要我答应绝不说出去,我都可以告诉你。”他忽然又看着我眨了眨眼,“反正我知道你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这句话,他确实问过我,在我刚跟着他们的一个晚上,他把继科大哥和龙师兄的八卦告诉我之前问的。

我也忍不住笑了。

“我说不讲出去你就信了?”

周雨也笑起来:“你心里也答应了。”他伸出两只手指,比出一个“二”,“国粤双语!”

我们俩看着对方,因为对方自己越笑越厉害,又因为自己把对方逗得越笑越厉害,笑了不知道多久。不远处柴房里飘出糊味和饭香混在一起的味道,程靖淇和朱霖峰还在打打闹闹,张煜东喊了一声:“开饭啦!快来人啊!老程和老朱要把锅打翻啦!”

我跟周雨对视一眼。想起白天车里的情形,不知道这顿晚饭要怎么吃得下去。

周雨把铃铛塞回我手里,拉着我的手腕站起来:“走,吃饭去!”

 

-TBC-


评论(51)
热度(326)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