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6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十六

眼看着林高远变成一只九尾狐,大殿里霎时间鸦雀无声。皓哥倒吸一口气,伸出右手,朱袍托卷白狐腾空飞移,被他双手接住。皓哥从锦囊里取出一束天雨草,对着狐狸左爪上的痕迹一比:“这就是九年前在天坛抓住的九尾狐妖。”

继科大哥龙师兄秦老师肖先生:“什么?!”

周雨:“他就是九年前你救的那只狐狸?”

继科大哥:“我一忘皆空了认不出来!”

周雨转头看向白狐:“你就是九年前被张继科救的狐狸?”

狐狸茫然地看了看周雨又看了看继科大哥:“什么?”

皓哥扒开白狐耳根认了认:“倒霉孩子被雷劈了十次,应该是记不得了。”

周雨感同身受一般呲着牙摇了摇头。

龙师兄手还绑在身后,转过头看了看林高远,又看了看周雨,又看了看林高远。

我:“……师兄,也就是说你教了林高远一年,都没发现他是狐狸?”

周雨在我身后噗地笑了一声。后来他对我解释说,那是因为他在我脑海里看见了龙师兄对我说过的话。

“狐妖虽然气数平平,学法的灵性普遍偏低,但是善于察言观色,是六道有情之中最会惑人骗人的一种。像继科儿那种傻直男,绝对是一骗一个准。”

当时大殿里的空气非常尴尬。不得不说,应该确实有一部分是我的错。龙师兄的表情一时十分复杂,在场所有人,和精,都紧张地感受着气氛。然后,就在这时,继科大哥突然平静地说道:“对不起,我有件事情,需要先出去一下,你们先聊。”

秦老师、肖先生和皓哥都很意外,谁也没来得及说什么,继科大哥就慢条斯理地走到殿门口,跨出门槛,挥手带上门,身影模糊在殿外。

没人知道他要干什么,殿里鸦雀无声。

然后,我们听到殿外传来一阵狼嗥虎啸一样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过了三五分钟,笑声停下了,继科大哥慢条斯理地推门走进来,脚步好像还有点不稳。

继科大哥:“不好意思啊,你们聊你们的,没影响吧。哎呀师父,刚才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干啥呀劲儿就使大了我腰好像给抻着了。”

我偷偷看了一眼龙师兄,龙师兄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肖先生:“……继科,别丢人了。”

皓哥轻轻把狐狸放回地上,林高远变回人形走到我们这群人身边。

周雨:“小远将来怎么办?跟着我们?去天坛?他要怎么去青丘?”

皓哥:“我跟肖老师秦老师商量一下吧!”

孔令:“让他跟着我们去行吗?我还等着他给我写下一话的剧情呢!庞克哈萨德最后怎么打下来的?艾斯到底来了没有?”

龙师兄还跪在地上,看了孔令一眼,慢吞吞地说:“他骗你的,庞克哈萨德篇他只看了半卷,后面的情节都是他自己编的。”

孔令:“啊?”

龙师兄淡淡地道:“而且真正的剧情里艾斯574话就已经死了,到现在便当都还没吐。”

孔令:“什么???!!!!”

 

大殿里的空气更尴尬了。

孔令呆坐了数刻,回头哀怨地看向林高远:“我可能吃了假《海贼》。”

林高远偷偷看向龙师兄:“我可能认了假先生。”

龙师兄冷漠地直视前方:“我可能认了假罪。”

继科大哥左右乱瞟:“我可能吵了假架。”

周雨:“我可能失了假忆。”

我:“……我可能谈了假初恋。”

 

那天晚些,我再去找林高远的时候,龙师兄手腕已经给解开了。但是他就踏踏实实地瘫在祠堂后屋客房的床上,靠着床头,一动不动好像手还动不了似的。林高远在旁边给他徒手剥瓜子:“……一百九十八、一百九十九、二百,龙哥够二百颗了。”

龙师兄耷拉着眼皮转了转眼珠:“你端过来。”

林高远:“……啊?”

龙师兄:“我手酸,动不了。”

龙师兄:“那是捆仙索呢!捆你一个试试!”

林高远:“可是,可是科哥不是说捆您没用么……”

龙师兄:“你就知道听他说?他说得多容易!那是捆仙索呢!捆他一个试试!”

我站在客房门外,看见龙师兄瘫在床板上的手,手腕上一点勒痕都没留,还不如天雨草在林高远手腕上留的印记深。九年前林高远渡到九尾倒数第二道劫,不能自己说话,现在已经可以了。同学一年多林高远在我们身边从未显出过任何破绽,能用后天勤奋弥补狐妖灵力平凡的弱点,也都是劫业将满的缘故。

林高远那厢老老实实把瓜子送到龙师兄嘴边上。

龙师兄动也没动,就把嘴张开点吸了口气,二百粒瓜子瞬间消失。

林高远放下碟子可怜兮兮地说:“龙哥您饱了吗。”

龙师兄看了他一眼说:“你什么意思吧?”

林高远:“您都吃了一千粒了……”

龙师兄:“我累。感觉身体被掏空。”

林高远:“我去给您煮点别的吃啊?”

龙师兄:“我不是胃空,是心空。”

林高远:“啊?那……心空怎么办?”

龙师兄:“需要吃三百个童男三百个童女,不然今年北京别想下雪。”

林高远震惊了:“啊???”

林高远呆掉了:“……这……”

林高远一咬牙:“三百个就三百个,我去给您抓就行了,但是今年以前抓完有点难度,我们全青丘的九尾狐都要渡劫,明年开春之前给您抓齐行吗?”

我终于没忍住脱口而出:“卧槽,你还真的抓过童男童女吗?”

林高远回过头来看见了我。

龙师兄本来在笑,往我这儿看了看突然握了握林高远的胳膊,朝我这边扭扭头:“去吧。”

 

后屋走廊里我问林高远:“九年前的秋天,你是不是去过广东?”

林高远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你要问啥,”他一针见血,毫无怜惜地对我说,“那个就是我。”

我:“……”

林高远:“九年前的你跟现在根本一点都没变。”

林高远:“我上次渡劫以后,在魔杖铺第一次见到你就认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从不跟我提起这件事!”

“我是非法成精啊大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脑子打封闭了吗?!”

“你脑子本来就打封闭!我为什么会害你!我还等着你回来找我呢!”

“我哪记得这种话啊!我当时就随口那么一说啊!你为什么一直记得啊!”

“吔屎啦你!”我扑过去掐他脖子,“你个死妖怪!你欺骗我感情!”

狐狸尾巴把我胳膊撩开:“你先喺痴紧线啊死肥佬!你用公仔面!喂一只狐狸!你还指望能喂出什么感情?!”

“那你也不至于这么防备我!”

“我不是报答你了吗!”

“……”我想了想,“你怎么报答我了?”

“我去藏书室分你炸鸡了啊?”林高远真心实意地委屈,“你分我半袋泡面,我给过你三个鸡腿、五根翅尖、二十三块麦乐鸡、还有半只手撕鸡和四分之一只白切鸡,这还不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吗!”

“……”我感到确实理亏,低下了头,“你浪费了我初恋的机会。”

林高远一惊,直接后退了一步:“啥玩意儿?”

我看了他一眼:“我遇见的咋是个你呢?”

林高远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我:“遇见不就遇见了,遇见谁了还能咋?”

 

林高远不懂。

对于有些人,九年前遇见了他,那说明我跟他因缘前定,必有重逢。

但要是九年前遇到了林高远,那就只是九年前遇到他了而已。

 

“皓哥让我来找你,”我忧郁地默默往前走了,“我们跟你去青丘。”

 

-TBC-



//你赢了,我看见你赢一次,得一分,喊一嗓子,就又会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少年。我爱你。

评论(67)
热度(411)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