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9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十九

快到青丘的时候,周雨的气色变得越来越差。比以往喝下更多忘忧水也挡不住他脸上的血色消失到一点也没有,人像一张放旧的纸上描出来的。直到这个时候,他还在把最后一点忘忧水倒进护花铃里。情花好像跟他同甘共苦一样,花瓣也泛着灰黑色。只是情花吸了忘忧水灰黑色会散去。周雨的脸却不再变红了。

大家都没什么办法。周雨自己倒不当回事,随便地招呼林高远说:“远妹,拿你的家伙来给哥哥拾捯拾捯!”

林高远拿酒调开胭脂往周雨脸上抹,像以前画皮一样。继科大哥看见了,也来指手画脚:“林高远这个不行,他自己眉毛都画不好还给我周雨弟弟化妆。”

我:“小雨……哥哥眉毛本来就长得好看,用不着再画了。”

继科大哥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

林高远给捯饬完了,周雨就回过头来看我一眼:“好看吗?”

好看。

我在心里说了一遍。

国粤双语。

我看着周雨点了点头。

“……”继科大哥在远处目睹了这一切,摇着头说道:“真是那什么的弟弟,泼出去的水!”

 

晚上的时候,继科大哥离开车子,再去找忘忧水。

我问周雨:“难受么?”

周雨摇摇头:“说了没事了。”

我说:“不许骗我。到底有事没有?”

“没什么大事……”可能是因为我瞪他,他就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眼神,“就是胸有点闷……”

我伸手盖住他的心脏。过了好久我才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心跳得很慢。

“你这样不行。”我说。

周雨摇了摇头:“没关系。”

“什么没关系?!”

“我以前害怕过,”周雨看着我说,“科哥生病的时候,没有忘忧水所以胸闷的时候,想不起来的时候,遇到其他异兽的时候。可是现在我不觉得害怕了。”

 

他那时的眼睛像水底的星星。水晃,星星不晃。

 

“等送老远回了青丘,你跟我回天坛吧。”我对周雨说,“天坛是天下最好的魔法学校,我们一定有人会治你的病。我吴老师和皓哥都是研究草药的。只要你的病有法子治,他们一定知道。就是没法子治,他们也会想出办法来。而且北京还有一座命炉。就在天坛外的魔杖铺里。老板很厉害的,一定有办法让命炉吐出你过往的命数。你就能知道你的身世了。”

周雨点了点头:“嗯,我跟你走。”

“……我不是……”

周雨笑嘻嘻地说:“我知道,你跟我走也行,那我们能等过了年再回去吗?我还说要跟张继科去青州过次年呢!你要不要也一起来啊?哦对你还要回家看爸爸妈妈,但你可以先跟我们去青州,然后再御剑过去啊?或者缩地成寸阵?哦你还不会用……”

“我不是不能跟你们去,”我无语地打断了他,“你还真打算靠老远给你涂的胭脂撑到过年啊?”

周雨抓住我的肩膀,凑过来在我眼前眨了眨眼:“你不是说好看吗?”

说完他自己就笑了。以往他笑起来,眼睛还是在深深地看着人。然而那一次,他大得像落地窗一样的眼睛都笑得眯缝了起来。

“樊振东,”他突然对我说,“你小时候……林高远是不是要你答应过不要忘了他?”

“……”我有点不好意思,“是,那家伙随口说的,我,我也没怎么记得他……”

我说谎了,我心里忍不住想。我答应那只狐狸要记住它的时候确实是认真的。而且之后,就是为了这个承诺抗拒了一忘皆空咒。

八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人类巫师,就是天坛的人到广东来,追查被他们捕捉过却又逃走了的非法成精的妖狐。他辗转查到了我的身上,先后请我吃了五袋公仔面,而且告诉了我如何把公仔面煮得软硬刚好合适的秘诀,以此诱导我说出了那只狐妖的所有信息——我确实一点都没忘记。说完以后他按规矩要清除我对异兽的记忆。然而这最后一道工序被我强行逃掉了。

那个来广州调查异兽的巫师就是皓哥。或许是因为他在我面前表露了身份,又或许是我危急时刻的反应给他印象深刻,三年后他又找到了我,问我,要不要去北京学魔法。

“……”我几乎不好意思看周雨,“我也可以答应你永远不忘了你。不是,我肯定永远不会忘了你!”

周雨却完全不在意似的,又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我想跟你说的是……我不用你答应这个,”他捏着我的肩膀说,“以后要是跟人打架,人家要对你施一忘皆空,你不用为了我非挡不可。”

他看着我的眼睛:“你把我忘了也没关系。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你想事情声音这么特别,不管在多少人里,我都能认出来。”

“……像我这样的人肯定很多了。”

周雨很认真地摇摇头:“没有第二个人像你这样了。”

 

我也看着周雨的眼睛,说:“也没有第二个人像你这样了。”

 

我的双面卷轴突然震动了一下。差不多同一个时候,程靖淇跑进我们屋子:“林高远和你们在一起吗?”

周雨站了起来:“他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吗?”

程靖淇看看周雨:“你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周雨摇摇头:“……但也不一定就是他离开了村子……”

我抬起头:“靖淇,你们上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程靖淇:“半个时辰。我们这里面到处都找了……确实……”

周雨看了我一眼,拿起了卷轴。

卷轴上是许师兄写来的话。

“未抵青丘,狐妖失踪,盗猎犯案,多方追索,看护高远,勿使离群!”

“——完犊子!”我们三个同时脱口而出。

 

“我跟你们去。”周雨说。

“扯淡,你都病成这样了!”

“我听得见他声音,帮得上你们忙。”

“那我也去!”张煜东在门外说。

周雨乐了:“知道你自己多值钱吗?老老实实待车里别乱跑!”

程靖淇说:“那老朱也不能走,孔令就留下看着他俩。咱们三个出去。”

我:“可周雨——”

周雨拉了拉我:“走吧。”

 

我们没等继科大哥回来,出车外封好了后备厢,确认法阵完好就走开来。我们拿出罗盘,指针就乱晃个不停。我只好跟程靖淇散开了。周雨没有罗盘,于是跟着我。

罗盘指针乱晃说明此地法阵密布。很可能是刚刚打斗过——甚至还要危险。事后想来,如果保险起见此时我们应该等继科大哥回来再一起行动——可那样的话,或许林高远和另外两只妖狐已经被盗猎团伙带走了。我往路一边走下去,听着周雨的脚步声跟在我身后,可是走着走着,那脚踩上枯草的沙沙声忽然消失了。

我回过头,周雨果然不在那里。

 

几乎同样的场景,我曾经历过一次。在河间,龙师兄怀疑周雨知道林高远失踪的内情,而且刻意接近继科大哥,用阵把他带走询问。那时我回头看见周雨不见了,感觉心里凉了一下。在青丘那一刻,我感觉到了一模一样的凉意。

我向四周大喊了几声“周雨!”。没有回应。远近连鸟雀夜兽都没有一声响动。

我再转回身时,龙师兄的身影又出现在前面与我们来处相反的方向。

曾经有过的那种寒意更强了。有一瞬间我不知道他是敌是友,应不应该相信他。

因为心里那阵凉意,当时我的脑子好像乱糟糟的,什么事都来不及细想,只能凭借第一个直觉行事。可是直觉反复了几瞬,我还是向前走了过去:“师兄,你见到周雨了吗?”

就在我向前走出那一步的同时,龙师兄的身影突然模糊了,像团雾一样仿佛飘远,但是并没有消失,而是一下子又回到与我刚才同样距离的地方,只不过这次变成了另一个人。有一秒我看见了皓哥。还有一秒看见了皱着眉头的吴老师。然后,还有喝了忘忧水也没有用,面色灰沉如土的周雨。

我终于明白过来这一切是什么。从刚才周雨消失开始,我所见到的都是幻象。

在我们周围扰乱了罗盘的,是鬼阵。

鬼阵是邪阵的一种,能让阵中的人看到内心最恐惧的幻象,从而扰乱对手心神,加以偷袭。每个人都有非常恐惧的东西,越强大的巫师越是如此,所以它是被巫师界带头抵制的邪法。而我,大概是因为心太大,鬼阵一时没判断出来我真正害怕的是什么,所以才让我看出了破绽。

然而在我明白过来所见是幻象的同时,我的背上实实在在地凉了一下。

 

“周雨!”

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声。

风的声音突然间响起。远处变幻的人影,近处灌了铅一样纹丝不动的荒草地,都像被风从下往上掀动了、刮散了,我身后有人回应了我:“小胖!”

我看清他之前,就感觉到周雨碰到了我。我很想站起来拉住他快跑,可却是他的手臂担着我的背,低下身抱住我:“小胖?小胖你怎么了?”

我想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还想让他赶紧看看我伤到了哪儿。然而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我看见周雨望着前面幻影的方向呆呆地不动。

周雨也看见了他心中恐惧的画面。我也转过头看过去,见那幻影变成了穿着青袍的龙师兄。大概也是河间带他问话时的情形。

“周雨,”我努力叫他,“……假的……”

我来不及看到周雨的脸,只听见一丝仿佛咬牙的声音。然后幻影突然又变了。龙师兄变成了一条巨大的,白色的龙。龙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忽然之间落下、缩小、消失了,然而幻影没有就此停下。它显出的最后一个形象,是继科大哥。

那个继科大哥也穿着一身黑衣,可是胸前佩戴着一块这些天从没出现过的金色徽章。我突然想起,我以前曾在陈玘前辈和邱贻可前辈身上见过那种徽章。那是安全部行动科傲罗的徽章。

然后,风声猛地一啸,幻影消失,取代的是盘旋不定的黑暗。

“周雨?”我又叫了他一声,回过头。

周雨紧紧咬着牙,脸上的神情好像没听见我在想什么或说什么。更奇怪的是他的脸也开始变得模糊。然而这个模糊和刚才的幻象变化不一样。鬼阵里的幻象是云雾,脸上灰暗的影子硬得像石头,他的牙几乎咬出响声,就像那石头要穿透他的皮肤要扩散了出来。

“小胖,”周雨跪在地上抓着我轻声地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死的。”

 

当时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伤得多重。从那时候周雨的表情推测,大概是挺重的。冷意从后背扩散到全身,我感觉身上什么地方漏了一样,觉得自己越来越轻。周雨的手在我身上好像黏糊糊的,我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手腕把手翻转过来。周雨看见了,急忙“哦”了一声,去握我的手。

他握住我手那一刻我觉得他脸上晃动又坚硬的影子好像变轻了。于是我努力地把他的手握紧。自从他脸色变差以来他的手也经常比我凉,可现在热度是从他手上传到我手上。

我:“……周雨……”

“我在呢,”周雨好像慢慢回过一点神,说话也比较像他平时的样子了,“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白死,你合上了眼我就去给你报仇。”

诚实来讲,事后想想这句话还挺让人感动的。

我:“……我不是……说这个……”

“哦,”周雨有点不好意思,“那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让我帮你完成的吗?吴老师?你还想见你吴老师?你想去他家?他家在哪儿?——在北京啊,胖这太远了缩地成寸我也不会而且等我打死了害咱们的人你也不知道挺不挺得住,——那是啥?那是块玉吗?你想要那个?难道想跟你埋一起?”

我有个优点是在危急时刻思维特别冷静。就在周雨以为我要死了——可能我确实也快死了的时候,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脱困的线索。然而大概是我脑内思路太快,周雨听得糊里糊涂,不太理解我的意思。

“玉佩……在……我身上……”我把另一只手往怀里掏,果然碰到了吴老师给我的那块玉佩,往周雨手里一塞,“抓……住……”

“我抓住了呀?”周雨焦急地看着我,让我觉得我就是死后闭上了眼视网膜上也会有两只探照灯在晃;他又冲我挥了挥握着玉的拳头,“我抓着呢啊?”

“……你……喊……”

“喊?”周雨一脸懵逼,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抓住?”

“抓……住……”我努力把话说清,“……鱼……”

“抓住鱼?”周雨举着玉,“抓住鱼?抓住什么鱼?”他侧过头来听我的脑子,“抓住鲤鱼?抓住鳜鱼??抓住鳐鱼???”

我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躺在周雨膝盖前捯气:“抓住……机遇……”

“抓住甲鱼????”周雨又喊了一声,然后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明白了!!抓住鲫鱼!!!!”

 

金光从他手上绽开。迦楼罗雏鸟放开白玉鲫鱼,展开羽翼腾空飞起。无论来自何方的阴影都被它翅膀的金光撕得粉碎。

我仿佛听见周雨对它喊道:“……金翅膀大鸟!快去找狐狸!”

……是金翅迦楼罗啊。

我想完这句话,终于晕了过去。    

 

-TBC-

评论(32)
热度(271)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