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獒龙獒】上错花轿嫁对郎 (下)

// 富富的和亲梗。

上篇戳:和亲时携带护肤宝和狼牙棒的男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 

中篇戳:大炖羊肉离不了葱狗血没虐尬不出来(有互攻)

//下篇没肉因此算无差……波尔老师和胖恰奥恰老师的人设是我瞎写的了,不要当真!

//总算给富富生出来一男半女!完结了!希望大家看得高兴!



10

马龙纵马全速跑了几十里才渐渐回过神来。风从东来,马龙觉得自己的喉咙间好像已经破了一个口子。风全灌到口子里,血吹干了是甜的。


张继科说马龙的心在中原。马龙后来思考了很久,认为这话凭良心说,也很不公道。因为他在中原的时候,待他亦师亦父,世间至亲的秦志戬,也曾经用类似的话说过他。

那时他二十岁,在长安,秦志戬说:“不知道你的心到底在什么地方。”

马龙提着剑站在白晃晃的太阳底下,听着秦志戬的话,低着头,抿嘴,秦志戬甚至几乎算不上在批评他,他已经不值得批评了。

营州旧将肖战替他说情:天山在漠北,作战全在马上,秦王公子和越国郡主都是南方人,是不习惯。秦志戬瞪了半天眼睛,才哼了一声:“刘郡主也就罢了,我家这小子在长安也待了六年,算什么南方人了?”

马龙十四岁来长安,没有一天不碰刀剑枪棍。在兵营操练武功,推演兵法的时候,比在府里的日子还多。过了十八,被秦志戬托付给各地将领,征东讨西,打仗五十回里输一回。

最后的一回。

秦志戬曾经跟他讲过很多道理。从笑到最后笑得最美,讲到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炕。

马龙:“道理我都懂。”

秦志戬叹了口气:“既然道理你都懂。那看来是真不知道你的心到底在什么地方。”

马龙眼前发茫,耳朵里有嗡嗡的声音,回去之后发了几天烧。醒来的时候刘诗雯在他床边,眨着眼睛说,秦王刚才还是派人从自己府里送来冰块给世子敷上了。

那时刘诗雯穿着白色的襦裙,拖拖拉拉的,她个子不高,女装七裹八裹,她嫌显胖,平时也不爱穿。她上战场的时候,披岭南巧匠打的鱼鳞薄甲,白甲银盔,腰上束一条红绦。

那年他俩的日子都不好过。刘诗雯想得任命回越国去守南海,就要先在人手下立几桩战功。替他换冰,坐在床头看日影,也不吱声。月亮出来了,才说了一句:

“不努力是会嫁人的!”


所以说flag不能随便立。

她说这话,过了六年,果然应验。

——在了马龙的身上。


六年后马龙在长安日子非常清闲。江南封存三十年的状元红,敞开喝。长安八水抓来的鲜鱼脍,可劲造。招招手就有二百多个年轻漂亮的宫女,陪他唱《舞娘》。

他被这种浓郁的文艺气息感染,于是学习起弹古琴。

大概学习了半年,还是只学会一首,《唐三彩》的伴奏。

刀枪剑戟都不碰了。马也不敢多骑。兵书放在架子上,他在房里时一眼都不看。坐在屋里练字,抄《心经》。

但凡露出一点点昔日戎马英武的气质,都有可能被那二百多个年轻漂亮的宫女当做怀有谋逆篡位之志的证据,报到东都洛阳。

这时他有大把的时间思索自己为什么明白那么多道理,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一年前夺嫡之役,最后一战,他夜深在脑子里复盘许多次。认为当时,如果真的下手杀了小吴王,也就杀了。

吴王比他小八九岁,在他看来还是个半大孩子,脸上还有没褪下去的婴儿肥,眼里的狠劲儿薄而简单。

杀了吴王,或许之后会有很久一段时间睡不着。但也该想到现在没有杀他,也是一样的睡不着。

他杀过人,就算没有太多,也绝不算少。每次输掉战争的最后一场,也不是不够心狠手毒。归根结底,他觉得秦志戬说得对。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放在哪儿。


于是复盘多少遍,这事也没有答案。一想就愁。一愁就饿。一饿就吃,每天一会儿一顿,一会儿一顿。

刘诗雯一见马龙就把秦王府里唯一一个从蓟州跟着他们到这里来的侍卫长闫安给揍了一顿。

“你也不能仗着我哥长得好看就让他这么吃啊!”

闫安皱眉强忍,闫安很委屈,但闫安不说。从越州跟过来的林高远看得瑟瑟发抖,心中这位小哥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

马龙摇摇头,往刘诗雯面前夹了一筷子水煮鱼:“没关系的枣,吃鱼不胖。”

刘诗雯:“……”

刘诗雯:“哥,你开心就好。”


刘诗雯从越国到了洛阳,再从洛阳到长安。已经做了小皇帝的吴王久在东都,但和亲的一行,还是得从长安正式出发。

刘诗雯在马龙面前拿出一套红嫁衣。

又拿出一套岭南鱼鳞甲。

需要指出的是,两套行头的尺寸大概都在一米七左右。

刘诗雯:“哥,一年前秦师父退了位,跟阿蛇去了越国。你质留长安,关得一步都不敢随便走。现在又要我去和亲。再不铤而走险,迟早是条死路。”

刘诗雯:“当日争位,你不忍心杀小胖,那去了西凉,打起来,要杀波尔,你总忍心了吧?”


结果去了西凉要杀的不是波尔,而且要杀的时候依然不忍心,这就不是刘诗雯能预料得到的了。


马龙出了三关,踟蹰往返,最后并没有回长安。他在草原上救了一群被回鹘流匪袭击的牧民,被送了两成羊群做谢礼。马龙随后就独自带着几十只羊在草原搭帐住下。每天放羊,烤羊,吃羊,思考人生。

草原上草长了,马龙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心算是在哪儿。烤全羊也仍然不香。

从十八岁到现在,仿佛只有在西凉的半年,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在他把羊吃完或卖完,或者把人生思考完之前,有人来草原上找到了他。

是长安秦王府的侍卫长闫安。

他听着流匪活口和牧民说出的讯息找到马龙的时候,倒是毫不费力地一眼认出了他。马龙这个时候风尘潦倒,可是看起来倒比在长安的时候更像他在蓟州战场上识得的秦王公子。

“大人!”闫安下了马来说,“我奉公主和越王的命来找您。令尊秦大人,已经重回国都了。”


11

张继科在银空山阳的小木屋前发现了本应在三关外摁着林高远一脸奸笑着“你喊吧喊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周雨。

屋外有个木头架子,上面拿绳子捆了一群大雁。可能是因为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它们,都已经懒得再喊。周雨坐在门口太阳地底下,用毛笔蘸着一碗兔血往不知从哪儿找来的灰纱片上抄信。

之所以知道是兔血,是因为刚打的野兔已经剥了皮,现在正在一边的火坑上滋滋冒油,阵阵飘香。

小子心情还挺好,嘴里哼着长安著名流行歌曲,《唐三彩》。

多半是林高远以前教给他的。


张继科看见这温馨的一幕,一时间没有控制住他自己,一鞭子当头砸了过去。

周雨看了看棉袄破损后露出的手臂上红痕,非常不满地抬起头冲张继科吼回去:“哥你干什么呀!”

张继科稍微冷静,也有点后悔。

刚要问他伤着没有。

周雨又吼:“棉袄破了再补多费钱啊!”


张继科:“……”


张继科:“你个死小子为什么在这里!我不是让你押林高远出关吗?”

周雨:“是啊,你不是说出了关以后,怎么样随我便的吗?”

张继科:“我是叫你……我是叫你不要让他再回来!你倒好!反过来帮着他们通风报信!你怎么回事!你不是想娶那个小子吗?怎么不找个地方把他藏起来酱酱酿酿!”

周雨:“啊?娶他?谁想娶他?”

张继科:“……”

张继科:“你自己叫人家老婆!”

周雨:“哎呀!我逗他的嘛!逗他可好玩儿了!”

周雨:“……等一下哥你该不会以为是真的吧?怎么会是真的!我又不是给!再说了,肚子上没有肉的男孩子,我才没有兴趣呢!”

张继科:“……”

张继科:“你他妈理想型都有了还跟我说不是给?!”

张继科:“我有一句……算了不说了生气。”

他下马来拿起灰纱看了一眼,揪下周雨的兔皮帽子抽他脸:“你傻不傻!走之前也不约定个暗号!人都他妈跑了!你这儿还在这儿送信呢!”

周雨:“……对不起不小心忘了。等会儿?我嫂子跑了?”

张继科:“嗯,跑了。”

周雨:“那大王能放他吗?他是偷偷跑的吗?出关没有?你打算怎么办?”

张继科:“不放,是,没,我把他杀了。”

周雨后退了一步,盯着张继科,张继科面无表情。

周雨跑到屋后要解马:“我要去告诉林高远。”

张继科:“回来!”

周雨快绷不住了,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你干嘛杀我嫂子!”

张继科低着头闷声说:“骗你的。放了。”

周雨手按胸口狠狠喘了口气,再看张继科,却也什么都没说。

张继科还低着头:“你早知道我会放他走。”

周雨点点头:“我觉得你会放他走。不然我也不能帮他。”

张继科抬起头问:“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放他走?”

周雨想了想,摇摇头:“不知道。”

周雨:“可能是因为,男人的浪漫吧。”


张继科这个人,其实很不适合落草为寇。这并不是从战斗力值上来说,主要是从人生趣味上来说。即便在最无望最自弃的时候,他都没能从蹂躏善良或欺侮弱小中找到过任何乐趣。一般有今日没明日的亡命之徒,都不会有这样的高傲。

要把他的马龙切断了所有联系和志向,像块玉一样留在身边,他也不是愧疚,就是觉得到底没什么意思。

十四年前马龙要送他那块玉的时候,他本来也是不屑收的。


张继科把颈间黑丝绳系着的玉佩摘了下来。递给周雨。

张继科:“你替我去办件事。他应该回了长安——要么就是洛阳,你去中原,总能见到他,见到他就该也能见到你的好老婆林高远,这忙你也不白帮。”

周雨下意识接过了玉佩,跟着才一愣:“你要我办什么?”

张继科:“帮我给他带个话。”


12

小皇帝瘦了。马龙想,也不知道是愁瘦的,累瘦的,还是就是长大了自然瘦了。

“去年秦王府邸报说龙哥暴病过世,我不信。后来听人说在岭南见过枣姨,然后林高远回来报信,我才信了。”

小皇帝说话的时候挠着头,表情中有种毫无必要的不好意思。

过去战场相见,马龙只见过他一腔孤勇。这时候突然磨磨唧唧,马龙也不太好判断为什么。

马龙说:“去年吴相让小枣和亲,从长安上路。他知道小枣会借机让我离开长安。这是在他回吴国养老之前,给我一个逃命的机会。我确信你主政后会杀了我,就抓住了这个机会。”

小皇帝说:“说老实话,我不是没想过杀你。”

马龙点点头:“说老实话,我也不是没想过。”

小皇帝说:“可我后来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假如龙哥有些地方胜过我,我应该自己更加努力才是。如果朝中不能容你,那我即便做了皇帝也不配。”

马龙行了一礼,说:“陛下有此见识,是天朝之兴。”

小皇帝说:“吴先生回了吴国以后,我把令尊请到洛阳,他现在是天朝的相国了。”

马龙说:“多谢陛下不计前嫌,愿意信任义父。”

小皇帝:“我希望龙哥也能信任我的诚意,愿意留在洛阳,还是继承秦相国的爵位做秦王。将来咱们仍像以前一样,为了天朝一起征战。”

这是马龙曾想到过的最好的结局。他又行了一礼,这次是为了自己,之后便打算出言答应。然而答应的话到了嘴边,他却突然呆住了似的,一声也发不出来。

小皇帝看着他不说话,更紧张了:“龙哥……”

马龙忙抬起头,看着他说:“臣不是不答应。只是……臣有一请。”

小皇帝说:“龙哥你说。”

马龙说:“臣加冠多年,早年因为戎马倥偬,加之性格优柔孤介,未有婚配。”

小皇帝说:“龙哥要娶个嫂子?”

马龙不自觉地笑了笑:“昂。”

小皇帝舒了口气,笑了起来:“恭喜龙哥啊!嫂子是天朝女子么?是天朝人的话,那应该没什么难的……”

马龙点点头说:“不难确实不难。虽然他既不是天朝人,也不是女子……”

小皇帝吓得后退了一步:“啊????!”

马龙微微笑了笑,继续道:“此人与我自幼相识,一起长大,我来长安之前,安西兵乱,祸中失散。他本是天朝人,流落关外,与西凉大王结拜,现在是西凉王爷。臣潜回关内,他在西凉必因我大受猜疑。臣想把他带回天朝。情愿削官减爵,不回国都。希望陛下勿生猜忌,准我二人相伴。”


小皇帝非常纠结。

小皇帝:“这可咋整啊?这算啥道理啊?我不懂啊!我不玩儿这个啊!!!”

一想就愁。

一愁就饿。

一饿就吃。

每天一会儿一顿,一会儿一顿。

林高远和闫安劝他:“你不能仗着你年纪小就这么吃啊!”

小皇帝:“我觉得我可能吃了假的牛肉丸,为什么它一点儿都不香。”


吃也解决不了问题。小皇帝决定跟他龙哥好好讨论一下他嫂子进门的事宜。

小皇帝跟马龙出城打猎散心。中途支开守卫,只带林高远和闫安两人,在旷原上骑马单聊。

刚把话题转到马龙在西凉的事。忽然间,前方一棵矮树动了一动。

小皇帝毫无天子自觉地下意识冲到前面。箭带风响,只有一支。他算准来势一挥要把箭撩开,只听“铛”一声,随即心口仍是一痛,一惊之下,几乎摔下马来。

他无意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发现并没有流血。刀挡住了钝铁箭头,掉在地上,击中他胸口的是支箭杆。

箭杆上带着一件东西。他拿起一看,是块翠色的玉佩。

林高远早已抬起头来,在他身后大喊道:“周雨!——”

马龙却盯着他手里的东西。

小皇帝举起玉佩问:“龙哥认得这个?”

坐在那棵树上的人向马龙喊道:“阿——嫂——!”


周雨从树上跳下来,跃上马背,风一样跑到马龙面前勒住。

马龙紧紧握着玉佩,问:“周雨,你哥怎么了?”

周雨说:“他让我带句话给你。他说,东西万里,生死难托,愿秦王另得佳偶,一生一世一双人。”

马龙冷着脸:“谁听他说这些没用的!他人怎么了?!”

周雨说:“哎呀我也不想说这些,都是他一定要我说的。我哥去北界打奥恰洛夫了。”

马龙:“波尔让他去的?”

周雨说:“他自己要去的。”

马龙:“他要你到天朝来找我?”

周雨点点头:“嗯。他说,如果这次仗打完了有命回来,就离开西凉,在三关牧马终老。我要是办完了这件事,可以去关内找他。”

马龙看了看他,问:“想不想一起去打奥恰洛夫?”

周雨笑起来:“太想了!”

马龙把手中玉佩揣进怀中,从腰间摘下刚拿回不久的秦王官印,双手递给小皇帝:“陛下,臣无礼,擅自离境,望陛下免臣死罪。”

小皇帝拿着王印吃惊道:“你要去帮西凉打北凉的奥恰?”

马龙点点头,冷冷说道:“男人作死老不好,多半是傲娇,回去骑两次就好了。”

小皇帝吓得马都后退了一步:“啊???!”


林高远和闫安赶紧扶住他。

林高远:“陛下,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

小皇帝:“那是什么样?”

闫安:“这个骑……是驭夫有术的意思!”

林高远:“对!就是这个意思!”


马龙已经向西驰去数丈。周雨转过马头要跟上,忽然又回头看了一眼。

周雨:“你就是中原的皇帝?刀法不错啊!”

他笑了笑:“原来中原的皇帝是个小胖子啊。小胖子,再见啦!”


小皇帝拉紧了缰绳,突然觉得刚被箭杆子戳过的心跳谜之快。

林高远说得对!西凉人全是凑牛氓!


13

北凉年年打。

今年特别多。

西凉北凉之间只有沙漠相隔,没有天险。天气一暖,就是越境抢劫的好时节。北方整个都不太容易混。奥恰洛夫也觉得年年抢劫不是个事。于是今年把抢劫日期推迟了,打算一口气搞个大的,索性占了西凉的地盘吞并了完事。

波尔能做一国之君势必要会防人,张继科来自天朝,因此东边的国界从来是自己的心腹亲守,让张继科去北边对付奥恰洛夫。张继科跟奥恰也是老对手。当年他离国北去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不服张继科地位排到自己之上。这两个人都是马刀的忠实拥护者,来来往往战绩各有胜负,最终还是张继科胜过一筹。

但是要把奥恰洛夫弃官叛国的原因全归结到张继科身上,凭良心说,也不太公道。


当时奥恰洛夫在皇宫里跟义兄们当面翻脸。

场面异常火爆。

奥恰:“我要离家出走!”

波尔:“德米你又咋了。”

奥恰:“你都不陪我出去打猎了!”

波尔:“我不是让张陪你去了吗。”

奥恰:“张就会跟我抢猎物!我不管!我要你陪我去!”

波尔:“你每次要去的地方都太远,当天回不来,我还要回宫陪你嫂子看《新老娘舅》。”

奥恰:“你以前很宠宝宝的!我要去多远你就陪我去多远!自从你有了那个女人后就无心国事!连猎也不打了!连劫都不抢了!”

波尔:“德米,你说什么呢,咱们现在是一国之主了,为什么要自己抢劫自己?”

奥恰:“……”

奥恰:“我不管!我要离家出走!”

波尔:“好好好,你走。”

奥恰:“我要叛国!”

波尔:“好好好,叛。”

奥恰:“我要回来抢劫你!”

波尔:“好好好,劫。”

奥恰:“哼,我走了!掰掰!”

波尔:“好好好,掰掰。”


张继科:“……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懂你们直男的感情。”


马龙换马不换人,十天赶到北凉漠南,西凉的人马被围,突不出去。张继科中了一箭,身体不支,营里群龙无首。

营里的人有些不认识马龙,但都知道周雨。于是第二天排了阵型,出垒去对阵。

奥恰洛夫自己的兵力虽然也有损耗,但自恃强过对方,每日叫阵挑衅。没想到今天西凉主动出击。迎出一看,阵前的将领换人了。


奥恰:“来者何人?”

马龙:“废话少说,就是打你。”

奥恰:“本王刀下不斩无名之鬼!”

马龙:“天朝马龙。”

奥恰:“你就是两年前那个夺嫡不成的秦王?”

马龙:“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奥恰:“都说天朝的皇帝是神仙才能做的。今天看见差点做了皇帝的秦王,也不过平平无奇嘛!”

马龙:“不要用垃圾话掩饰你内心的恐惧。”

奥恰:“我就说我就说我就说!”

马龙:“……好吧。小仙女是不能说妈卖批的。”

马龙手里的狼牙棒一晃,转到正手横握。

马龙:“那换这句吧。”

马龙:“我手中的狼♂牙♂棒♂已经饥♂渴♂难♂耐♂了。”


西凉虽然以少击多,但是以整击乱,以逸击劳,当天大胜。尤其是马龙生擒了敌方将领,把奥恰洛夫绑回帐里谈人生。

奥恰:“我以前以为天朝的皇帝都是神仙做的。”

马龙:“今天见了我怎么样?”

奥恰:“您是神仙。”

马龙:“呵呵。”

马龙谦虚地说:“我这样的我们那儿还有六七个,以后不要想着往天朝去打劫了昂。”

奥恰:“你到底是什么人?真的只是个王爷?你为什么要帮西凉对付我们?”

马龙:“昂。”

马龙:“我只不过是,天朝一个小小的和亲宗室而已。”


14

张继科醒来的时候已经发了很久的烧。到后面几天,感觉不到热度,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浑身没力气。

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马车里,车厢里有药香。帘子微微飘开,拉着车的是马龙出关时骑的白马。他起身一看,马龙骑着他的红马在车窗外跟马车一道向前不急不慢地走。

张继科撩开窗上帘子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

马龙也看了他一眼,笑了。过了一会儿说:“醒了把药喝了。”

张继科看见一旁吊着皮壶,大概是清晨上路前煎的药。他摸了摸脸上,发现蒙了圈布,中间挖了窟窿。

张继科:“我脸上是什么?”

马龙:“药。”

张继科:“退烧的吗?”

马龙:“……昂,是嫩肤宝。”

张继科:“……”

马龙赶紧回过头来看他,笑嘻嘻地弯了眼睛露出一排小白牙:“我就是好奇嘛!就想试试!……你小时候老白了!”

张继科躲到车厢里,捂了捂脸,忍不住偷偷笑了笑。

马龙骑着马,时不时往车里看一眼。

张继科躺在榻上,随口问:“波尔让你带我走的?”

马龙点了点头。“我拿跟奥恰的和约做担保,用跟天朝的盟约做筹码,让他放我们两个离开,永远不追究间谍之责。”

张继科问:“咱们现在去哪儿?”

马龙说:“往东走着,已经过了银空山了。”

张继科轻声又问:“你找到你的心在哪儿了么?”

马龙看着张继科,微微一笑:“昂。就在离我一步远的地方,被我带在身边呢。”

张继科低了低头。过了一会儿,又问:“我弟呢?”

马龙说:“周雨带我去的漠南,仗打完了以后,他知道你不会再留在西凉,就先回洛阳去了。可能是去找小远吧,我也没多问。”

张继科翻了个身:“那怎么办。我弟弟被王爷的侍卫长拐跑了。难不成要王爷陪我关内牧马?”

马龙抿了抿嘴:“有些人只叫我把玉佩送给别人,可没跟我说什么关内牧马。”

张继科说:“你别装傻。我知道周雨准告诉你才跟他说的。”

马龙说:“真要我陪你?”

张继科:“你答应不答应?”

马龙:“我不答应。”

张继科一愣。

马龙看他一眼,抬了抬下巴:“我才不陪你一辈子在三关。中原这么大,长安、洛阳、蓟州、营州、越国……只在安西也太亏了。咱们每个地方,都去看看。”

马龙回过头看他:“继科儿,你答应不答应?”


张继科又躲到了车厢里。

马龙紧张地盯着车窗,等着。

过了许久,车厢里面传来了张继科的声音:“昂。”


“……你为什么骑我的马?”

“咋的,不让?”

“汗血马认主人,一般别人就算我让,它也不听使唤。”

“昂,可能,你骑过它,我骑过你。四舍五入,我就也算它主人了吧。”

“……”

“哎继科儿咋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流氓。”


15

老爹去长安当相国了。

老姐去岭南执掌兵印了。

越王许昕独守江左,十分无聊。

就在无聊的时候,这一天突然来了一个远方的客人。

营州肖将军发信报告过朝廷,数年前复国成功的渤海国,太子要来天朝处理一件私事。涉及朝廷上下各个部门,都要配合协助。

越王许昕读完了访客的文牒,看向客席上坐着的圆脸大眼睛青年。

许昕:“太子殿下,请问您来天朝是为了什么私事?”

方博:“越王殿下,是这样的,我们渤海国现在的大王年纪渐长,希望能尽早退位,颐养天年。先王有个失散多年的儿子,据说有帝王之相。我哥失踪的时候是在天朝,这些年,我也曾在北方多处打听他的名字,可是始终打听不到他的下落……”

许昕:“你是太子,你来即位不就行了吗?”

方博苦恼地说:“我不想即位,现在的朝臣都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一上朝的时候,他们就老说我可爱!”

许昕:“这个确实……哎我什么也没说,那既然这样,不知道你失散多年的哥哥到底叫什么名字?”

方博:“哦,他,先王告诉我父王说,他儿子的名字叫张继科。”



-END-


评论(78)
热度(900)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