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獒龙|龙獒】不一样的H30题

//事情的起源是有位朋友给我发了一套,嗯,比较丧病的H30题。丧病的类型是我仅仅读完全卷以后就笑到残废。如果哪对CP能做完30题还不分手那真的是真爱。所以想让OTP挑战一下了。(不过有些题是太难我就不做了。)先挑了三道容易的开始做。可能有后续。

//真·尬车,真的尬,不尬不要钱,真·车祸现场。全文没有外链,此处没有车,只有车的残骸。

//但仍然是互攻暗示。不逆误入。

//没有问题就开始吧!




1 发现明天要裸考今晚还是想来一发

 

“……”

“……”

“继科儿,起来,你别闹我!”

“哎我咋闹你啦。”

“你头别搁我肩膀上!”

“嘿,你这话说的,谁脖子上还不长脑袋了,我搁你肩上怎么啦?”

“你搁我肩膀上你还喘气!”

“你看看,越说越不讲理,我怎么不喘气?放你肩膀上就不喘气了,你是属输氧管的吗?”

 

……这人呼个吸都能这么色气,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出来,说出来他还不得更来劲。

 

“……继科儿我真得复习了,我明天考试了,我上次就没过,今年又没复习,我都考了三年了,大学都延毕两年了,哎你说这英语咋就这么难呢?”

“是吗?我看看?”

“昂,你看,我现在看着这些字母就像蚂蚁在我眼前爬。”

“噫,别说那么膈应人,没关系,我来帮你呀,咱俩一起看呗。”

“那行。”

“第一个词,abandon。读音是啊——搬——扽,它的意思是什么呢?”

“……”

“是放弃。这个放弃是什么意思呢?”

“……”

“从实践上来说,这个放弃分两种。”

——哎呦?你还挺能编?

“一种放弃是无谓的放弃,比如运动员上了赛场就不能随便放弃。但还有一种放弃呢,是比较明智的放弃。”

——编?你接着编?

“比如说,虽然明天就要考试,但是复习也复习不下去,聚少离多忙到飞起的男朋友这个时候正好有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放弃,放下书本,和男朋友做一些爱做的事……”

“滚!”

“来嘛龙~你看第一个词就是放弃,说明这是天意!”

“去你的,我不知道什么天意,我就知道我再不复习明天就要裸考了!”

“裸考怎么了?我当年不也是裸考。而且我裸考前一天不也陪你做了爱做的事了吗?”

“滚!!!啥叫陪我!!!那天也是你自己来闹我的!!!”

“……”

“……”

“真的不做?”

“不做!”

“真要复习!”

“复习!”

“唉,行吧。那我不闹你了。你好好看书吧!”(转过身)

 

Abandon。

啊——搬——扽。

放弃。

放弃。

不能放弃。

下一个词。

Ab……好多蚂蚁……一只蚂蚁……两只蚂蚁……十只蚂蚁……一百只蚂蚁……

噫,越看越膈应!

不行!马龙!你不能放弃!明天就要裸考了!今年又毕不了业了!

看下一个词!

Ab……

……

 

算了。

不就是放弃吗。

放弃就放弃。

 

“啪啦”(摔书的声音)

“诶?咋了?”

“来吧继科儿!咱们做爱做的事儿吧!”

 

两个月后。

“继科儿,你那年裸考以后怎么跟学校办的毕业啊?”

“诶?没印象啊,好像没什么手续,直接通知我去拿通知书了。会不会是老肖或者秦老师帮我弄了?一会儿我帮你问问?”

“成,谢了啊。唉,不知道你学分不过咋能毕业的……”

“我学分够了啊。”

“……?你考试过了?”

“是啊。刚及格。”

“你不是说你裸考吗?”

“我是裸考啊。”

“那你咋能考过?”

“我也不知道我咋考过的,那时候坐在考场里看着卷子瞎选,哪个词眼熟就选哪个,哎我跟你说,以前周雨跟我分享过五季《越狱》,我存平板里,打乒超粘拍子时就在一边儿播着,一年看了两三季吧,结果后来上了考场就觉得好多词都像在哪儿见过一样,我就凭着感觉蒙,其实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结果最后成绩出来一看哎哟卧槽居然过了——”

“……”

“哎?马龙?马龙你别走啊?话说回来你考试是不是出分了?你考怎么样啊?哎?咋生气了?龙?你说句话呀??龙???”

 

10 和恋人的sex video在presentation中错误播放

 

我叫秦志戬,是一名乒乓球教练,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因为要与儿婿,不,徒婿对话而苦恼。

毕竟以前和他对话的时候苦恼的都是他。

——不,那是他们关系还不太确定的时候,后来他俩稳定了我们相处得还是很融洽的。

我徒弟马龙和队员继科,也是马龙他对象,退役了之后,我们的来往并没有一下子变少,马龙留在国家队从助理教练员做起,继科也一直没有离开乒乓球,而且时常到中心附近找马龙。有时赶上马龙还在加班,我在中心外面吃饭,还能碰见他。

前几天,教练组开会交流一些技术研究问题。马龙给他们组几个队员录了像,剪出了同样的技术动作做了合集视频,国正讲完之后他就把电脑接到投影仪上给教练们和科研组放。平时视频制作都是科研组负责做,但他看队员看得比较细,能注意到一些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而且这次又是找的新问题,所以他自己加班加点,私下做的视频。不得不说,龙崽当了教练之后这个工作态度确实是非常认真的。

视频放到还有几分钟结束的时候,刘总教练想到几个问题,就跟马龙问了。马龙就转过头去跟刘总教练对话。我看着视频快放完了,刚想跟王皓说让他准备下一个讲,突然看到屏幕上出现了继科的脸。

可能是苹果电脑哪里的设置调得不对了吧,视频设置成了自动联播,下一条不知道怎么就跳出来了。

其实投到大屏幕上那一个画面,怎么说呢,情节不是特别严重,因为拍摄的距离吧应该是比较近,所以呢只能看到一张人脸,然后这个表情吧,情绪也可以说是比较稳定的,但是,大家想一想,你干别的事情呢,根本就不可能离这么近去拍的嘛,对不对!

说时迟,那时快啊,我刚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看马龙一边跟刘总说着话一边把视频信号的线给拔了。

不得不说,龙崽的这个反应速度和心理素质还是可以的。

——不,这种时候就不要再表扬他了好吗秦志戬!!!

王皓正在拿他自己的稿,抬头抬得晚了一点,错过了——啊不是,躲过了这一幕;这个马琳之前刚喝了一口水啊,噗嗤一声,最远都喷到他对面肖战的本子上了。

老肖头坐我身后啊,之前一直抬头看着屏幕,这时候乐了一声,然后意味深长地念叨了一句:“这俩人在家练体能挺刻苦的嘛!”

——你说这种话有意思吗?你在开心什么啊老肖?!你儿子现在是下面那个好吗!!!

(哎我为什么要留意这个?)

——不是,这种时候你怎么不去提醒人家注意一下信息安全问题还反而在这里幸灾乐祸?!你到底在开心什么啊?

我本来当龙崽的主管教练当了很多年,带他也可以说一直尽心尽力。所以刚开始管男队的时候,我就非常紧张,生怕呢我就习惯性地为马龙想,这么一来就对继科不公平,把继科亏待了。本来马龙告诉我们说他跟继科在一起呢,我也是有一点意见,马龙这孩子的脾气我是比较了解,那优点肯定是有,那让人没招的时候也是多得不行,我总想着他找一个能顺着他来的,不要是同行大家都这么争强好胜,实际上我也是怕继科跟他在一起反倒被他坑了。不过后来孩子处得很好,我这点意见也就没了。就是猛一出这种事吧,我就把过去的担心又想起来了,马龙这孩子心眼儿是真的多,别到头来他在家里横行霸道还欺负继科了吧?

要说我是马龙娘家人,老肖怎么也该是继科娘家人了。我还指望着这个秃子去跟继科去说一下,要他跟马龙在一起小心自保,结果这家伙还在这里笑起来了,啊哟,真是头发都要给他气白一片!

搞不好让他们爷俩去讲这件事情,最后老肖能帮他参谋下次用什么滤镜贴纸比较好了!

(哎我为什么要想到这种细节?)

刘总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面不改色地继续跟龙崽说话,直到问题说完了,马龙拿起电脑的时候才突然冲他笑了一下。果不其然,马龙的耳朵一下就红了。

马龙啊马龙,让你作吧,你就是活该!

 

老肖没得指望,我还是得什么时候找个时间,自己跟继科说一说护龙防龙,与龙相处的安全事项。

结果没几天正好让我在中心附近的饭馆里遇上继科了。

“秦老师!”他拿着单票挪过来,“您一个人吃饭?”

我说:“是,爱人出去旅游了。你来找马龙?”

继科说:“是,我俩晚上看电影去。马龙又加班了,本来我说去电影院吃,他说他已经在食堂吃过了。”

哎,看着龙崽和继科感情这样好,我们以前做过教练的心里也很宽慰。

但是该说的话还是不能不说呀。

“……继科呀,”我艰难地转移了话题,“前几天教练组开会啊,马龙用电脑放了个视频,一不小心放错了一个……拍你的……”

继科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

“哦,是这事啊!”他拍了一下大腿,“我说那天为什么刘指导突然给我发微信说我跟马龙感情挺好,我当时担心半天,到网上去搜是不是我俩谁传啥绯闻了。”

然后他眨了眨眼,傻乎乎地笑了。

“他放出来的哪段儿啊?”

 

……不得不说,继科这个问题问得真是直击心灵。

哪段?我能知道是哪段?

你们一共还有几段?

我要还能叫得上名字来,这不是麻烦了吗?!

你们放过我这个老年人吧!

 

继科可能刚意识到他问题问得不太对,赶紧摆摆手:“哦我就是问那个尺度大不大……”

“不大,”我勉强地说,“你肖爸还以为你在练体能了。”

我当然不会以为老肖那家伙真有这么纯情了,不过为了宽他儿子心我就让他当一个宝宝吧。

继科哈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之后傻气的谜之微笑在他脸上挥之不去。

……你们爷俩都是怎么了!你在高兴什么啊?哪怕是宣示主权也不用在我们面前宣示,我们几个教练哪个不晓得你们两个在一起,你要宣示也应该到小队员面前——

还是算了。

队员们还是孩子,放过他们吧。

有什么事情就冲我们老年人来吧。

 

我硬着头皮开口:“那个,继科啊,你不要嫌我们年纪大一点的人这个比较保守,我也实在是替你们担心了,尤其是你,马龙那个孩子吧,他轴性子一上来有时候说什么都不行,但是你也不能光顺着他……”

“哦,没有没有,秦老师,”继科愉快地说,“您不用担心我,我手里也有他的!”

(这根本没什么好放心的好吗!)

继科接着说:“他就是吧,一开始弄,比较没经验,他可能是手机连上iCloud没关,回去我教他弄一下就行了。”

(照这么来说你很有经验是吗?!)

继科又说:“像我手里存他这些的手机都是不装卡不联网的,绝对不会有问题。”

 

看着继科对相关技能如此熟悉的样子。

我的心中不知为什么更担心了!

 

“……”我艰难地问,“你们一开始,为什么要录……这个……”

继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哦,秦老师,我以前不是一直喜欢拍马龙唱歌打球走路讲笑话各种吗。”

嗯,我知道,这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

“但是这个我之前确实没拍过,主要是他比较不好意思。”

不,我并不想知道这些细节啊!

“第一次我拍了他,主要是因为国安输了。”

“……啊?”

“中超国安踢鲁能,我俩打了个赌,结果他输了。”继科摊了摊手。

“……那马龙录的……”

“哦,”继科解释道,“也是因为国安输了。”

“……啊?”

“因为国安输了,他实在太难过,我看不过去,为了哄他高兴高兴,就……”

我赶紧摆摆手。

我懂了。

不要再告诉我这些细节了!

放过我这个老年人吧!

后半顿饭我赶紧把话题转移到了别的事上。只能寄希望于继科赶紧教会马龙熟练掌握信息安全保密的注意事项。教会继科防龙护龙我估计是没法指望了。只能安慰自己说,你看他自己不也还挺开心的吗?

后来我才慢慢感到老肖的明智之处。

所谓不痴不聋,不做家翁。

以后我也去做一个单纯的宝宝吧。

 

11 夏夜搞得太high滚到蚊香上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日本的家具设计得不好。

七月是京都最热的时候。民俗外的矮树上蝉声阵阵。张继科赤着上身,抱着枕头,趴在作为床铺的榻榻米上,完全感觉不到风雅的情调。

走廊里响起一阵脚步声,马龙拿钥匙开了旅馆门,小声用鞍山英语跟民俗老板娘道了谢,京都老板娘的英语口音比鞍山人还重,这两个人能有表面上的交流全靠社会礼节的力量。

马龙拎着口袋开门进了屋,呼出一口气。

“24小时药店还开着,这是烫伤药,我给你抹上,回头贴块胶布,不要沾水,没几天就好了。”

然后又拿出一个盒子:“这是电蚊香,不会太发热了。这房间太挤了,以后别点明火的了。”

张继科下巴撑在手臂上点点头。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张继科歪过头想了想,“我都不记得这附近哪儿有24小时药店。你还去了便利店?”

“我问了老板娘么。”

“大半夜的,你没迷路?”

马龙瞪他一眼:“我哪有那么容易迷路!”

……张继科埋下了头。你开心就好。

“趴好了我给你擦药。”马龙把电蚊香安好,把刚才被压断的蚊香收拾利索,一边指使着张继科,一边跪到他身边。

张继科一时有了一种享受到贤淑妻子的温柔照料的错觉。如果不是背上的烫伤和刚才做到一半突然中断的懊恼,他还能更飘飘然一点。

药盒子上居然还有中文,马龙努力阅读着机翻文风的使用说明,把药粉倒在药棉上:“……等会儿,是不是应该先消毒?”

张继科枕着手臂回头:“你亲它一下就好了。”

“滚,”马龙下意识说,“有酒么?要不然拿水冲?哎不行,不能沾水。”

张继科说:“就这么来吧,药吸了水自然没细菌了。”

马龙将信将疑,还是依言把药棉往伤口上轻轻按。张继科皱了皱眉,并没有出声。

“疼不疼?”马龙问。

张继科说:“没事儿。”

“没事儿你刚才叫那么大声,吓死我了。”

“废话,做着做着背上突然燎你一下你试试,不疼也吓得够呛,再说当时还是有点疼的。”

“你那是有点疼,你差点把我甩窗户外面去。”

“我错了,我主要是没想到能压到蚊香,我们中国人谁跟蚊香睡在一个高度上,再说你换要换个姿势也不先打声招呼,这人生地不熟的。”

马龙也很委屈。

“我也想打呀!问题这旅馆隔音这么差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倒是搞得挺爽,我一声都不敢出!我在那儿光顾着忍就够憋屈了,想翻个身谁顾得上跟你打报告啊?”

张继科回头眯着眼睛看他笑:“就我搞得爽?你不爽?你——”

马龙拿药棉往烫伤上重重一怼:“你还挺得意了是吧!”

“啊啊啊啊啊哎哎哎哎哎哎疼疼疼疼疼!”

张继科喊疼也是压低了嗓子喊的,然而刚才可不这样。“不过你也白忍了。我刚才那一嗓子估计一栋楼都醒了。”

“醒了就醒了呗,”马龙独断专行地说,“反正现在才——”他转头看了眼时钟,“凌晨一点嘛……这么热的天,晚上睡什么觉!”

前半夜就是因为太热他们才搞起来的。

张继科笑了笑:“都怪天太热。”

马龙:“还有房子太挤。”

张继科:“还有非睡地上。”

马龙:“还要用线蚊香。”

“都是日本的错。”

“对,都是日本的错。”

 

窗外的蝉还在不舍昼夜地叫着。背上的伤口已经不太疼了。马龙还在仔细检查着他的伤口,在他身边跪着。

要不是因为日本的家具设计,睡觉在地上,平时什么时候见到马龙跪过?他上庙里拜神拜佛都不跪到地的。

张继科终于有点飘飘然。并且几乎原谅了日本的家具设计。

 

“哎,我这个伤口会留疤么?”

“你贴好胶布,洗澡别沾水就不会了。”

“那你帮我多换几次胶布啊,一般胶布说防水其实都不防水。真的能不留疤吗?”

“昂,留疤也没事儿。反正离你的纹身近,花里胡哨地看不出来。”

“这能一样吗?!!!”

“哈哈哈哈哈哈,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那不行。要是真留疤了,我再去纹一块小的把它遮住。”

“昂,别呀。”

“为什么?”

“多疼啊。”

“留疤不好看啊。”

背上突然有什么东西贴了一下。

张继科反应过来,是马龙俯下身轻轻亲了一下伤疤旁边的皮肤。

“昂,好看。”

 



-可能·TBC-   


//热心读者补充,科科的四级其实没有过,请大家不要轻易模仿,谨慎裸考。本文纯属脑洞,不要联系真人!

//废话这种三十题里的所有行为最好都不要模仿好吗

评论(68)
热度(609)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