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獒龙獒】天后

// @山远淡失巅 权当生贺!肥肠傻白甜了,特别傻,特别白,瞎几把乱甜。


//第一百零一次在和你分手的路上迷路了。

 

喜欢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会让人突然连瓶盖也拧不开。

也会让人突然万能。



“我嫉妒你的爱气势如虹。”

 

从地铁站上来,隔壁的奶茶店正放着国语歌。排队的小姑娘拿着号纸,下意识跟着哼唱得摇头晃脑,满脸动情。马龙听清了歌词,一下觉得耳膜被什么蛰了一下。

够了。马龙想。真的够了。

反正他要的不是我。

“那我要是不好好教,别人要说我糊弄事了,”那个人嬉皮笑脸地拉着他磨,“那我好好教了你就说我撩妹……”

完了就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表情别提多无辜,说得跟真的一样。

马龙也确实无话可说。他只能咬着牙扭过头,无论张继科再怎么喊他都不转身。以前听别人说恋爱就是拉锯战,他摇摇头仰天笑裂,不信,他想他跟张继科下了赛场还能怎么斗呢?没想到别人说的还是真的。他没经验,除了跟张继科,也不知道谈恋爱是什么。争吵冷战和好,他不知不觉之间,张继科在他们的关系里拥有了一种权利。

在马龙以外,还要得到其他人的喜欢的权利。

他也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一旦被索取得出了格,他比任何人都会锐利地划清底线。 他人再狂热的仰慕,也没有哪个人的是不可替换。而且,也不是说马龙受到的爱慕就比他的少……

这些理由马龙自己也清楚,每次吵架之后张继科也会说。一开始是直接讲,之后只要一那样可怜兮兮地看着马龙,马龙脑子里就会自动想到张继科的道理,到最后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被张继科洗了脑,形成了一委屈就先替他开脱的条件反射。

所以他连委屈也没法说出来。说出来就觉得仿佛是他自己太小气了。可是难受还是存在。不会因为他转去责怪自己就好过一些。

所以只能想,他们谁也没有错。

只不过张继科要的……可能就不是他而已。

 

旅馆只隔了一条马路。他应该回去收好东西。那应该不会很久,出门在外的时候他喜欢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总放得井井有条。然后张继科会来找他——他要跟张继科说清楚。

够了。完了。没有以后了。

 

红绿灯的提示声音从缓慢变急促,绿色灯光开始闪烁,之后又变成红色。

马龙的脚上涂了胶水一样站在马路这边。

 

如果张继科追来找他,他要怎么跟张继科说?

想到张继科那副故作无辜的表情,堵在酒店房间的门口,有不知道多少道理要跟他说,马龙烦躁得捏紧了拳头。

你别以为你讲的那些我真的买账了,张继科儿。我只是不舍得跟你闹而已。可我现在真的受够了。

我不要再喜欢你了。

你以为我是真的离不开你吗?

难道我能真的学不会开车?

我还开了好几个你不知道的唱吧小号了!

你穿你弟弟的短袖去吧!衣服穿脏了以后我都不洗了!我天天买新的穿!

 

我才不要再忍你了。

说到做到。

真的不忍了。

 

人行道又一个红灯过去了。提示声音又缓慢变为急促。

绿灯开始闪烁。

之后又变成红色。

 

马龙站在地铁站口看着,还是一步都没有动。

他脑子里思绪很乱。然而在混乱之中,一个念头忽然明晰出现:

——为什么张继科还没追过来找他?

 

突然间,无数个画面片段一股脑儿挤进马龙的脑子,然后开始五花八门,噼里啪啦地播放。

 

要是张继科的八达通里没钱了,发现充钱的地方不能用微信支付,可是身边又没有马龙的钱包怎么办?

 

他第一天在这里坐地铁,挂在马龙肩上看他买卡的时候就嫌弃过,这里居然连微信支付都不能用,太不方便了。什么,连支付宝都不能用?

马龙一边从营业窗口里拿卡一边安抚人:“交通卡里多充点钱,在超市和餐馆也能用。”

肩上的人“哦”了一声,把八达通插到手机壳里。

 

要是张继科不记得线路要查地图可是白天听音乐刷微博手机没电了,身边又没有马龙的充电宝怎么办?

 

他们在北京的时候马龙就给他买过无数的充电宝。淘宝上有漫威正版合作款的时候他一下买了一个复联全套。浩克送给小胖,鹰眼送安仔,黑寡妇送远妹,雷神送小雨,铁人他自己留着了,特意把美队给了张继科。去年春节出生肖纪念款的时候他还买了龙、老虎和蛇的三个,他们三剑客一人一个。还有DC的蝙蝠侠,一段时间爆火的大白,圣诞节时的驯鹿,欧冠时的皇马……

可是一到出门的时候他永远不记得带充电宝!

“马龙你的充电宝还有电吗?”

马龙就只能一翻白眼任命地把自己的铁罐、小龙、超人充电宝按在张继科手心里。

 

要是张继科去买汉堡的时候忘了他平时最喜欢吃的那种套餐叫什么名字了怎么办?

 

要是张继科去吃米线的时候点了大辣结果吃不下去可是身边又没有一个马龙点一碗小辣的米线给他分一半怎么办?

 

要是张继科一定要在酒店自己洗衣服可是嫌酒店的香皂洗得不干净,去了便利店又找不到洗衣粉和肥皂在哪里怎么办?

 

要是张继科坐公交车的时候坐过了站可是在马路对面又找不到回来方向的月台了怎么办?

 

要是张继科去游乐园玩抓娃娃机可是就是抓不到想要的那一个结果生起气来不肯回家怎么办?

 

前两天他们在商场里,商店没有开门,两个人拿着雪糕瞎走,打发时间。然后张继科就看到了那个抓娃娃机,整个人一下就嗨了,指着里面的柴犬对马龙说那个是不是好像你。马龙无语了,点头哄了他一声嗯。结果张继科连雪糕都不吃了,非要去抓一只柴犬。抓娃娃机也可以拍八达通,用不着问马龙要钱,张继科就去拍一次又一次,马龙站在一边刷了几遍微博,上了几个小号去给周姓歌手、蔡姓歌手的超话签到,又转了几个送签名专辑的抽奖博,抬起头来,发现张继科居然还在抓。

商店都已经开门了。

马龙过去跟他说:“你玩儿够了吗?”

张继科像在比赛一样专注地看着机械臂,过了好久才回答他:“等会儿,还没抓到那只狗呢!”

马龙看了看旁边地上:“你不是抓到猫了吗?”

“那个不像你啊!”

马龙翻了个一百八十度白眼。

张继科身后站了两三个穿着及膝制服裙的女生了,是附近中学放了午休出来吃饭的。张继科再不收手,她们回去上课之前就玩不了抓娃娃了。

马龙抿住嘴唇,看了看张继科的操作,又看了看机械臂,张继科再拍下一次一分钟游戏时间的时候一把推开了他:“我玩儿一次昂。”

一分钟之后马龙把柴犬、企鹅、白熊、猴子往张继科怀里一塞,扭头走了,真男人从不回头看中学女生崇拜的目光。张继科拎着五个玩偶,回头得意地朝马龙的抓娃娃迷妹们抛去一个得意的笑,被马龙拉着胳膊拽走了。

马龙去买手办,然后随便找了家茶餐厅吃午饭,五个玩偶堆满了张继科身边的座位,四人卡座无法搭台,老板气得直瞪眼。张继科吃完了,马龙拿吸管慢慢喝冻奶茶,看了看堆起来有半人高的玩偶,说:“一会儿回去放到酒店吧。”

张继科嘿嘿笑着摇摇头,说:“下午不是还要去博物馆吗,回去多远。”

“那你拿着多麻烦啊,回头再忘在哪儿。”

张继科立刻斩钉截铁地说:“不会忘的!不麻烦,你放心昂龙队,一定平安保管到晚上回家。”

 

张继科才舍不得把娃娃放到酒店藏起来。

那么多娃娃都是马龙给他抓的。

马龙多喜欢他。

他有这么多的喜欢。

 

是不是因为我比别人都喜欢你,你才跟我在一起?

可是你这么招人喜欢,要是有一天有别人比我更喜欢你了,我要怎么办呢?

我可以一直努力下去,我就怕再努力也没有用。

 

马龙突然回过神。

红绿灯已经不知道转红转绿又转红多少遍了。

 

张继科为什么还是没有追过来找他?

 

马龙焦虑地左看右看,原地转了一圈。

然后他突然之间想到了张继科现在在哪儿。

 

他脚底的胶水消失了,他拔腿冲向地铁站里,飞奔着跑下楼梯,在拐角处险些撞到从茶餐厅回家的老奶奶,跑到看得到入闸口的大堂口,然后看见绿色的银行柜台旁边,张继科穿着荧光色的外套,拎着美心西饼的塑料袋,果然站在那里。

 

马龙看见他,基本没怎么来得及减速。张继科木愣愣地站在那儿看着马龙跑到他面前,一句话也没说,伸手抱住了他,脑袋埋到他肩窝里。

美心西饼的提子蛋糕撞到芒果布丁上。芒果布丁撞到马龙背上。马龙伸手也抱住了他。

 

前几天他们坐地铁的时候,张继科突然说:“哎龙,你看,每个地铁站里都有这家银行的柜台哎。”

地铁站里的店铺都很多,马龙没留意:“是吗?”

张继科点点头:“真的。”

 

张继科抓着手机的手勾在马龙身后。他抱马龙劲儿太大了,马龙回不过头。

马龙顺了顺张继科的脊背,问:“你怎么不给我发个微信啊……”

张继科闷闷地说:“手机没电了。”

果然。马龙无声地叹了口气,又问:“那你回酒店啊?”

肩上的人过了一会儿才说:“你不是生气了吗。”

 

……

怪我咯?!

 

马龙气得又想翻个白眼。可是手臂自作主张地把这人抱得更紧了一点。

“你八达通里还有钱么?”

“就四十块钱了。”

“现在还有四十块?”

“你走的时候还有四十块。”

“……”马龙计算了一下,“你坐地铁到这一站,拿剩下的钱买了吃的?”

肩上的人又过了一会儿没说话。

“……我在这儿等你,想你要是回来了,我跟你一人一个。”

马龙愣了一会儿。

张继科的心跳一下一下传递到他的手掌和胸腔上。感觉就像刚才地面上让他不必过马路的交通灯提示音。

他看着张继科的脖颈,轻声问:“那我要是不回来呢?”

张继科沉默了很久。

然后闷闷地说:“那就不吃了。”

 

谁的爱也不曾气势如虹。

 

提子蛋糕的广告在地铁里挂了好多。马龙每次路过的时候都想可以尝尝,不过没说过。毕竟香港好吃的太多,他的行程表上列了好几页。

此刻他接过装着提子蛋糕的袋子,问:“勺子呢?”

张继科从袋子底部的皱褶里扒出塑料小勺递给他。

 

“吃完了回酒店吧?”

“你行程上今晚不还要吃点心的么?”

“你的手机没电了啊。”

“你充电宝还有电啊。”

“……你钱包也没带。”

“那先刷你的卡呗~”

“合着你什么都不用带昂?”

“你不都带了嘛~”

“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可是我有你呀。”

 

地铁站口,人行道信号灯的提示声音很大。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

奶茶店的苦情歌放了一轮。

他们都没听见。

 

街道车水马龙。

 

-END-



作为一个华语流行歌白痴我真的昨天第一次听到《天后》(。

不过这篇文和这首歌几乎没什么关系了!

想写的就是一个,“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会让人突然柔弱,也突然万能”,的小段子了。

天后就当做是地点背景吧!

话说天后站外面有一条街。一条街全是好吃的。


评论(70)
热度(1018)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