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獒龙獒】一只不会撒娇的猫的内心活动

//(正文)无差。马龙是只猫(?)预警。

//一发完。一篇关于撒娇的思考。

 

1

马龙意识到自己是这个家里唯一不会撒娇的动物是在一个普通的清晨。那个早晨如往常一样,最先醒来的是鹦鹉小雨。马龙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绿色的金刚鹦鹉钻出窗户出去放风,把眼皮又闭上了。再醒来的时候小胖正站在他的眼前,睁着大眼睛,吐着小舌头,尾巴摇啊摇啊摇。

这套对我没用。马龙对他翻了个白眼。

小金毛完全没懂,凑上来格外亲热地直接舔了一口马龙的脸。

马龙全身的毛都炸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口水口水口水黏糊糊黏糊糊黏糊糊我讨厌狗讨厌狗讨厌狗!

“喵!”

两个月大的小狗眨眨眼睛,二话不说在他脚边柔软地打了个滚。

你饿了是吧?

——点点头,摇尾巴摇尾巴摇尾巴。

……你想吃什么?

——小金毛回过头看了看茶几,然后又转回来继续冲马龙摇尾巴。

马龙看了一眼茶几。拿爪子擦了一把脸。

你太胖了,不能再吃碧根果了,听见没有!……我给你拿两个小番茄吧。

马龙悄无声息地走过客厅,跳上餐桌,拿空碗舀了十几个小西红柿回到猫窝旁边往小胖面前一放,回到窝里闭上眼。

他刚闭上眼不到三秒钟,耳边又响起了狗吐舌头的声音。

别舔我!!!马龙一翻身站起来,看见了小狗热切的眼神,和一只空碗。

……

为什么狗就是学不会一个一个地吃水果!扒掉蒂,吃一个,再扒掉一个蒂,再吃一个,然后玩一会儿,十几个能吃好长时间!你为什么就非要一口吞下去!这样能不胖吗?

小金毛摇着尾巴,伸着舌头朝他凑过来。

——好好好我去还不行吗你别舔我!!!

马龙叼着空碗去茶几上另一个果盘里装葡萄。他刚把一枝葡萄从一串葡萄上扯下来,就被拎着后脖子从桌上抓了起来。

“龙崽!”马龙吓得牙关一松,身后的人类一把接住了葡萄,“你又不好好看着弟弟!还在这儿偷吃葡萄!小西红柿是不是也是你吃的?嗯?”

……喵喵喵???

 

2

“小雨!先说你!你怎么又溜出去了?”

鹦鹉从架子上的小水碗里抬起头,刚才为了躲张继科的视线他半张脸都埋了进去,羽毛上都沾了水。

“没有!没有!”

鹦鹉叫道。

“还说没有!”张继科冲阳台窗口一指,“纱窗都打开了!我睡前扣上锁了,不是因为你要出去还能是谁打开的?小胖不可能上去,龙崽不被小胖闹根本不会这么早醒!”

鹦鹉意识到否认无望只好转而申诉另一个论点,于是叫道:“没事!没事!”

张继科气笑了:“没事?这次没事,那下次呢?我有没有跟你说过,附近的熊孩子喜欢玩气枪,万一碰上了呢?”

鹦鹉没话说了。他突然之间想起脑袋上沾了水似的,突然打了个喷嚏,脖子上的羽毛炸了起来,浑身哆嗦起来。

小雨是从宠物店跑出来的,停在张继科家窗户外面的时候正下着雨,被淋成一个湿羽毛球。张继科打开窗户把它捧进来,也是因为同一个原因管它叫小雨。

鹦鹉湿乎乎的样子果不其然让张继科心软了。他伸手揩了揩鹦鹉的脑袋。

鹦鹉在他掌心里蹭了蹭脑袋:“谢谢哥哥!谢谢哥哥!”

张继科象征性地说了句:“下次不许再出去了啊!听话!”然后乐呵呵地给鹦鹉换水添米去了。

倒好粮食他经过躺在小窝里愉快打滚的小胖,顺手把小金毛抱了起来:“我们小胖最乖了~小胖世界第一可爱~”

小狗崽得寸进尺地在人类的脸上舔了一口,换得人类开心地抱着小狗崽的肚子蹭了好几下。

他放下金毛,把小狗的食物倒进食盆。哼着歌儿走回客厅里。

马龙窝在猫爬架上的洞里,背朝洞外,脸对着毛绒绒的洞壁,闭着眼睛,外面的一切听得更清楚了,越听越是生气,人类走到猫爬架旁边居然都没停一停,别说跟他道歉了,连听他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这真是岂有此理!马龙的耳朵耷拉了下来。

继科儿怎么这样呢!

为什么小雨和小胖说什么他都相信!

愚蠢的人类!

烦死了!

在黑暗中听了半天,猫爬架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马龙的耳朵又立起来,微微抖了抖,回头看了一眼外头。

他的人类就蹲在猫爬架外面,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背,不知道蹲了多久了。

马龙把脸埋进了爪子里。

然后对面的人类直接坐了下来。

“龙崽~”人类捧着脸,用一种……奇怪的语气对他说,“我要上班了,你都不理我~”

马龙下意识把脸抬了起来。

人类冲他张开双手:“龙崽~要抱抱~”

马龙影子一样钻出猫洞,张继科笑眯眯地摊开手等着接他,马龙刚把爪子放到人类手上,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退了回去,黑眼睛抬起来看了张继科一眼,又扭开了脑袋。

张继科叹了口气,把脸凑近了,桃花眼眨了眨,声音又低又软地说:“龙崽生我气了啊~?”

哼。

“那我承认错误还不行吗,我错了我错了~”

你自己说你错哪儿了?

“喵喵?”

“我不该早上起来先跟小雨说话,”张继科故意扳着手指,“不应该先抱小胖,明明龙崽是第一个来的,我也最喜欢龙崽了。要是有一天这个房子里住了别的人类,龙崽早上起来第一个看的不是我,我也会很伤心的。”

哼……我才不稀罕你第一个看我呢。

“喵喵喵。”

“可是小雨又飞到外面去了,我能不担心吗?万一它被坏孩子打到怎么办?万一它贪玩被车撞到了怎么办?你见过撞到汽车挡风玻璃上的鸟吗?多可怕呀,你舍得让小雨变成跟它们一样么?”

那我有什么办法?我醒的时候他已经在窗口了!我又不会飞,我怎么拦得住……

“喵喵喵喵……”

“唉,看来我只有去五金店买把锁把纱窗锁上了。以后你白天在家,只要看见小雨靠近锁,就把它吓开,好不好?”

你就会做好人!

“喵!”

“哎,那我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呀~我白天还要出门,还要挣钱……要是连龙崽都不帮我,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哎!我干脆离家出走好了!反正龙崽也不喜欢我。”

你你你……你走就走啊!反正我们没有你也能活得好好的。你要是不怕在外面没有猫照顾你,没有猫保护你,天黑的时候没猫陪你睡着,打雷的时候没猫给你抱,你就走好了,你去外面找别的猫吧!我一个猫活得可自在了!

“喵喵喵喵喵喵!”

“唉……”张继科忽然又托着腮叹了口气,“可是我还是舍不得龙崽啊。怎么办,没有龙崽我肯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唉,你看,我这又得出去工作了,龙崽不给我抱一下,我这一天都写不好稿,歪脖就不给我发工资了~”

你不是有小胖吗?小胖不是世界第一可爱吗?你要金毛抱你好了!他肯定随便你抱!

“喵喵喵!”

“小胖就是很可爱嘛……可是我最喜欢龙崽呀。”说着,人类的桃花眼突然垂了下去,“我知道了,龙崽一定是已经不喜欢我了,哎呀,龙崽不要我了,我还得出门上班,这日子没过头,没过头了!~”

哎!哎……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就给你抱一下吧。

“喵。”

“嘿嘿嘿嘿嘿~”人类变脸如翻书一样露出了老农民的微笑,“那龙崽再让我亲一个好不好?”

随便你随便你吧!

“喵~”

人类把脸埋到猫的脖颈窝儿里狠狠吸了一口。

“好了!今天的龙崽吸到了!”张继科一脸满足地把马龙放回架子上,然后又凑近了嘱咐起来:“今天在家要乖,要好好照顾弟弟啊,别让小胖第一顿把所有狗粮都吃掉,别让小雨给小胖偷零食吃,最后别让小雨飞出去,你自己也要好好吃饭,不要总是舔毛,吓唬小雨的时候别真抓它,小胖舔你的时候也不要打它……”

人类絮絮叨叨说了好多,最后看了眼手表发现上班都快迟到了,

“总之,今天我们一家都要仰仗你照顾啦!谢谢龙崽!”

然后腿一收站起身,最后揉了揉马龙的脑袋,拿着电脑包出门了。

 

3

直到张继科关上门马龙才突然反应过来。

……我怎么原谅他了?

 

4

马龙,猫,白色,雄性,三岁。

滨海区前巷路东二百一十六号的一家之主。

受养于马龙的一共有三只动物。

两岁的金刚鹦鹉小雨。

三个月的金毛巡回犬幼崽小胖。

还有二十八岁的人类张继科。

张继科是个作家,也是编剧。两年多以前他跟着剧组在取景地拍戏的时候捡到的马龙,彼时马龙还是一只半岁的猫崽儿。张继科管他叫龙崽,因为他自己在家的小名叫龙龙。

秦老师揉了揉太阳穴:“这其中的关系是什么呢?”

张继科开心地说:“因为我俩有缘分呀!”

张继科很快又要跟一个剧组,所以把猫崽在他大学中文系的秦老师家寄养了几个月。

秦老师收养过许多流浪猫,经验丰富,是他们师生和朋友圈子里有名的训猫大师。马龙在秦老师家受了几个月教导,果然变得非常懂事,自律自觉。

他本来以为,和人类这种动物相处,需要自律懂事才能得到喜爱。在被张继科抱回家安定下来后很长时间,他也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张继科跟秦老师并不像。他比秦老师粘猫得多。晚上如果马龙跳到他枕边,他会自然地搂住,还特别喜欢把头埋在马龙颈窝里。他也比秦老师更不会照顾自己,坐在电脑前面好久也不知道起来活动,晚上趴在床上哼哼腰疼,直到马龙跳到他枕头上让他抱住一通猛吸。他回家总是加班写稿,也不记得买菜做饭,只有马龙跑到他身边喵喵叫时才会想起来一家两口都饿着肚子。

有一天家里猫粮没了,鱼干没了,罐头空了。家里除了大米只有西红柿和鸡蛋。马龙饿成一只废猫,连叫都懒得叫,卧在张继科的键盘上汲取热量。张继科把西红柿跟米饭一起焖熟了,人一碗猫一碗,然后把最后一个鸡蛋都打在猫食盆里拌了拌。

马龙饿极了,吃得又快又干净。张继科一边撸他脖子一边很得意地说:“原来你挺喜欢吃这种饭啊~”

马龙根本懒得理他。

 

4

这种生活持续了一年。然后在一个雨天,张继科捡到了鹦鹉。又过了大半年,张继科的朋友,兽医王皓问张继科要不要抱一只小狗。

“它妈妈是街上捡的。前一阵这个区有个公司迁走,不少人搬家,可能就这么遗弃了,哎,真是缺德,”王皓一向性情温和,此时也忍不住皱着眉头骂了弃养的主人,“肚子里怀着一窝,我先留在我那儿等着给接生了。一窝有六只,你也知道我那儿猫猫狗狗已经太多,能把它妈妈先留下就挺紧张。所以只好给朋友们送出去。我知道你忙,但是朋友里有条件的也就你们几个,你肖爸家都三四只狗了。等它长大了,你天天出去遛遛狗,对你那腰也有好处。”

其实张继科看到小胖冲他摇尾巴的时候心都化了。于是开开心心地抱着狗回了家。

倒不是说马龙嫉妒鹦鹉和金毛招张继科的喜欢。

毕竟他一个猫也能过得很好。只是因为张继科没猫照顾不行才不得不担负起这个家而已。

只是自从另外两只动物到来以后,马龙才发现,原来动物并不是需要懂事自律才会获得人类的喜爱。

比如说小雨。

小雨在阳台上安家的第一个星期就把张继科晾在阳台上的橙色T恤衫扯下来团在了鸟巢里并彻底毁掉了它——至少作为一件衣服。

张继科本来很生气,握住鹦鹉的翅膀就要教育它。

鹦鹉缩起了脖子,一副吓坏了的样子。

张继科心一软就把手松了。

鹦鹉飞回架子上,叨了叨窝里的衣服,扭过头看着张继科,说:“哥哥哥哥!”

然后又叨了两下:“哥哥!”

张继科一下就感动了。

“你是因为我所以喜欢橙色对不对!”他如同见到了知己一样万般柔情地看着小雨,“好弟弟!优秀的动物都应该喜欢橙色!”

然后当场就上X宝买了八件荧光橙T恤专门放在阳台上让鹦鹉随便扯。

马龙看得整个猫都惊呆了。

喵喵喵???

你要是喜欢听鸟叫“咯咯”为什么不养只母鸡呢?

还能吃蛋浇饭!

这样就能被原谅是什么道理!

再说了,谁说优秀的动物就应该喜欢橙色。

明明应该喜欢紫色。

愚蠢的人类!

 

5

小胖闯的祸就更多了。

多动起来见啥都咬,肚饿起来见啥都吃,一吃还没够拦都拦不住,最严重的一次是把张继科一张没来得及兑的稿费支票给吃了。马龙死命抢救,只剩下一个角。

结果张继科回来发现了以后,刚要发火,金毛可怜兮兮地哼了一声,软绵绵地在他脚边打了个滚。

张继科一下子心就化了。

然后他把狗抱起来哄了半天。

“别害怕昂!没事没事,小胖还小呢,以后记得不要吃纸了,啊,纸可不能吃,吃了还要拉肚子呢,这回没难受就行了,昂!”

马龙看得整个猫都惊呆了。

喵喵喵???

还TM有这种操作???

 

6

“龙崽……小胖这么小,小雨又拦不住它,你要帮我多看着它一点啊……”

我了个……?!为什么反而好像我做错了事情一样啊?!

“喵?!”

“那我跟他们说话,他们都不听我的,”人类吸了吸鼻子,长长的睫毛垂着,额发也耷拉下来,如果人类的耳朵会动,现在一定也低垂着,“这个家里就只有龙崽最疼我了。你再不帮我的忙,我的日子就没过头了。唉,稿费支票银行不知道还认不认,要是换不了,我的十万字就白写了……”

张继科说着说着就直接在猫爬架旁边的木地板上躺了下来。

“哎呦……”他突然之间哼唧了一声,“今天白天在会议室还撞门上了……膝盖也撞了头也撞了……我这编剧界保三争一的颜值……”

他侧过脸,闷闷不乐地看着马龙:“龙崽~我腿疼~~~”

马龙赶紧从洞里窜出来,收起利爪,轻轻在人类的膝盖上按了按。然后一个没防备,被拦腰抱起来,人类又笑成了老农民,把脸埋到它颈窝里一通猛吸。

……喵了个咪的,我怎么又原谅他了?

 

7

就是TM有这种操作。

马龙回想着往事,终于意识到事情的本质。

怪不得这个家里弟弟们都会撒娇。

那是因为,二十八岁的男性人类张继科,才是这个家里排头一号的,首席撒娇精。

 

8

周末,张继科带着马龙回大学家属社区看秦老师。

一进门才发现,秦老师家现在已经不养猫了。

宽敞明亮的公寓窗前,有一个熟悉的鸟架子,旁边是一个鸟窝。

秦老师家现在的宠物是只金刚鹦鹉,蓝色的,从江左鸟鱼商店带回来的,名字叫大昕。

“猫老是忍不住要扑它抓它,”秦老师解释道,“实在没办法,只好把猫都送给别人了。”

“哦……龙崽倒是不总扑鸟……”张继科皱了皱眉,他和马龙一样,其实还不太明白为什么秦老师舍得为了一只新来的鸟把所有的猫都送走了。

然后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原因。

蓝鹦鹉从书房飞了出来,停在架子上,喝了一口水。

秦老师笑眯眯地走出来:“知道出来见人啦?”

蓝鹦鹉点了点头,乖巧地在秦老师手里蹭了蹭脑袋,然后开口叫道:

“爸爸!”

张继科一口茶水喷到了茶几上。

马龙在沙发上废成一滩,趴平任撸。

我对这个撒娇的世界已经绝望了。

 

9

最难得的是蓝鹦鹉不是跟谁都叫爸爸。

对于对门肖老师家养的那只柯基,他每次见了,都叫:

“儿子!”

柯基委屈得脸都苦了,饭也吃不下。

老肖当然气不过,遛狗时遇见了就跟秦老师对质:

“你家大昕凭什么欺负我家小博儿啊?!”

秦老师慢条斯理地说:“没办法,大昕就是太聪明。”

“聪明就管别人家孩子叫儿子?!”

秦老师看了柯基一眼:

“你听错了,大昕有我们老家的口音,他叫的不是‘儿子’,是‘矮子’。”

柯基眼看就要哭了。

——“……叫矮子难道就有道理了吗?!”

——“你拍着良心说难道你家柯基不矮?!”

 

10

马龙感到越发地苦闷。

他发现自己不能责怪张继科吃撒娇这一套。

因为人类似乎都是这样,连秦老师也不例外。

而他也不能责怪张继科会撒娇。

因为他自己也吃这一套!

他无法拒绝张继科跟他撒娇。也不知道为什么,小雨和小胖的撒娇他都能油盐不进,唯有张继科,那双一边两层一边三层的眼皮稍微动一动,他就心疼了。

……继科儿跟别人也这么撒娇么?

是不是所有人看见他垂下眼睛,都会忍不住答应他做所有事?

会不会有很多猫……和人类,都特别特别喜欢他,想宠着他?

有一个周末,家里忽然来了许多人,是张继科的同事们。他们是来家里聚餐的,大概是为了庆祝一个跟影视公司合作的项目谈成。工作室的人们带了菜和酒,接连敬张继科。

张继科喝了三杯,之后就摆摆手,表示不喝了。有人劝他,他也不多解释一句。

马龙识趣地窝在猫洞里,偷偷看着张继科。他跟别的人类笑的时候,眼睛根本就不是那样的。而且只摇了摇头,就没人敢执意让他喝了。

原来他跟别的人类在一起,根本就用不着撒娇。

虽然只喝了三杯酒,继科儿的脸还是红了起来。他索性把上衣脱了,窝在沙发上。马龙又影子一样地从猫爬架上走过来,跳到张继科腿上。

张继科把他抱在臂弯里,也不摸,就是抱着。

一个同事说:“哎老张,你家的猫叫什么呀?”

“叫龙崽。”

“一只猫,为什么叫这名儿啊?”

“跟我的小名一样。”

“哟,那你俩可够有缘的。”同事笑道。另一个同事问:“多大了?”

张继科比了个三:“三岁。”

“哦,那换算成人的岁数,有二十八岁了?”

张继科又露出了老农民的笑:“嗯,跟我一样。”他低头看了看白猫,“龙崽认识我的时候,相当于十四五岁吧。我俩算认识了半辈子了。”

“噫~”同事忍不住夸张地抖了抖胳膊,“没想到老张在家这么猫奴呢!”

“哎!”饭桌旁一个同事说,“刚有人在微博上po了一张咱们吃饭的图,现在一群老张的书迷要她开直播呢!”

“啊?”

“啊啊啊我已经开啦!”那个同事惊慌地对着摄像头,“嗨,能看见吗?我们现在就在张大作家的家里呢。今天我们都喝了点酒啊,我看看,哎这么多人,你们想看老张是吧?”

说着她朝沙发走了过来。

张继科想穿衣服已经来不及了,脸也是红的,一看就喝过酒。急中生智,他赶紧把猫举了起来挡住自己:“龙崽保护我!”

白猫把镜头挡得严丝合缝,同事们哈哈哈地笑了起来。直播的主人也笑了:“哈哈哈,现在大家都在夸猫好可爱,老张你小心点啊,有人说晚上要来你家偷猫呢!”

同事也有眼力,赶紧把镜头移开了。

马龙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又暗暗得意起来。

哼,我才不让你们看到我的继科儿呢。

他是我的人类!

 

11

年末快到了,兽医王皓来家中做客。带了一大袋狗粮,鸟玩具,还有一只猫窝和妙鲜包。虽然他还没见过马龙,但是张继科养了两年猫他还是很清楚的——张继科夸龙崽快把他耳朵磨出茧子了。

“小胖都还好么?”

“挺好的,能吃能睡能玩,跟龙崽也处得不错,就是不知怎么把小雨笼络了,总帮他偷零食吃。”

“哎呀,它这个年龄长体长,多吃点也没什么。等将来成年了就要控制了,尤其做了绝育以后。不过这个还早呢,等两年再说吧。——诶?”王皓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家那只猫,养了两年了,应该早成年了吧?”

张继科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啊,”张继科说,“是不是该给他找个女朋友了?”

“会不会人家已经有相好了,”王皓说,“你都没发现。”

张继科想了想,摇摇头:“不会吧,一来这小区里没看见有哪只母猫怀孕生出带白色的猫来。第二他春天也从来都没闹过呀?”

这下王皓也奇怪了。“没闹过?虽然你老说它通人性,这在生理上也不正常呀。要不你把它叫来,我检查一下外生殖器有没有异常?”

“那就麻烦皓哥了,”张继科随即满屋子喊,“龙崽!龙崽!出来见见我哥啦!”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喊也不见猫影。

“嘿,”张继科挠挠头,“今天怎么这么不听话?”

“也没事儿,”王皓说,“哪天有空给我个电话,连检查带手术都给你做,让你插队,就当谢你替我照顾小胖啦。整好趁着春天之前,天冷伤口好得也快。”

王皓离开了。直到晚饭,张继科特意做了番茄饭浇鸡蛋,才把白猫给勾引得现了身。晚上张继科给猫洗澡,想起王皓说的话,要扒开猫的腿检查一下外生殖器,被糊了一脸水,挣扎得三贞九烈,最后只好作罢,才好歹给猫洗完了澡。

夜里天突然冷了起来。似乎要下雪了。张继科起来去把鸟窝移到房里,给金毛加了床被子,猫窝空着。回到卧室,果然看见马龙在他枕头上。

张继科笑着躺下,盖上被子,把马龙搂进被窝里。

“我知道你最通人性。”他闭着眼睛,小声对猫说话,“白天皓哥说的话,你都记住了。说实话,我也不想给你做绝育。咱们俩相依为命过了两年了……我心里也没把你当宠物看,我是把你当成……”

他想说兄弟,感觉不太对;又想说家人,可也不太对。再想说朋友。可是还不太对。

这句话就停在了一半。

“可是不这么办又怎么办呢?”他已经困了,迷迷糊糊地说,“哎,我要是只猫就好了……我要是个小嫚儿,就给你生小猫。”

他恍恍惚惚地睡着,第二天醒来后,觉得似乎做过一个梦,可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窗外白茫茫一片,果然下了雪。猫不知什么时候从他怀里溜走了。

他像平时一样去喂鸟,喂狗,高高兴兴地去猫窝找马龙。

可是马龙不在猫窝里。

整个家里,哪儿都找不见马龙。

 

12

张继科跟工作室连请了几天假,几乎把整个城区都走遍了,报警、问街坊,中午打印了寻猫启事到处贴。连着第三天,他在午夜的时候回家,那天风特别大,他头吹得发晕。可是又不能生病,因为龙崽还是没有找到。

他下了电梯,走在楼道,突然愁得浑身没劲儿,走都走不动。正好他家门口有个邻居扔出来的纸箱子。

他想起两年半以前,在剧组取景的西南雪山群里,他就是在营地外看见一个纸箱子,里面装着一只小白猫。仔细想来也很奇怪,那里远离任何村庄,猫为什么会跑到那里去呢?当时天也很冷,不知道小猫在那儿待了多久。

他就是那样捡回马龙的。

张继科不想开门面对没有马龙的家。他疲惫地迈进纸箱子,然后曲起腿,坐在了里面。

他感觉自己是个被猫丢弃的人类。

他低着头坐了不知多久,突然间,发顶被人摸了一下。

他抬起头,一个皮肤很白的男青年,手提一个塑料袋,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张继科没想到自己这个样子会被一个陌生人看见,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青年却先开口了:“你咋坐在这儿呢?”

“我……”张继科开口说,“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他停顿了一会儿,没想到用什么词,“找不到了,很重要的……”

很重要的什么呢?他窘迫地停住。然而青年很了然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很奇怪,这个人说话沉稳而冷静,却让人觉得,你有多焦急,他真的都知道。

那青年又接着说:“那你也不能不吃饭啊。”

张继科忍不住笑了。“谢谢,”他说,“你怎么看出我没吃饭?”

青年说:“你脸色很不好。”他顿了顿,又说,“我也没吃。所以我买了菜。”

他拎了拎塑料袋。里面装着四个西红柿,五个鸡蛋。

张继科笑了笑,仰头看着他:“你要回家做饭么?”

青年突然低下头,嗫嚅般地说:“……我没地方做。”

张继科大笑起来。

青年不好意思地说:“你笑什么!”

张继科看着他,摇摇头:“没什么。那你要不要来我家做。我家就住这里。”他指指旁边的门。

青年点了点头。“好啊,”他说,“那我做好了请你吃。”

张继科也点了点头:“好啊。哎,都忘了告诉你。我叫张继科。我的朋友有叫我老张的——不过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叫我继科也可以的。”

青年自然地点了点头,好像这话他早已经知道了。

“嗯,”青年说,“我叫马龙。”

 

-END-

 


评论(80)
热度(1048)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