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3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十三

我和周雨去桌旁坐下,继科大哥也过来了,扫视一圈,视线停住。龙师兄没在那里。

我冲程靖淇使了个眼色。程靖淇抓了抓脑袋:“不知道师兄什么时候走的……”

继科大哥拿着筷子没做声。

周雨看看继科大哥:“我去找他。”

“找他干什么?”继科大哥皱着眉头挥挥手,“吃饭吃饭!”

我偷偷看周雨一眼。

又生气了?“声音”听不到了?

周雨咧嘴点点头。

老朱和靖淇哥哥做的菜,材料比平时费了一倍才有几道能吃的。继科大哥夹了一筷子炒青菜到他碟子里。我跟周雨扒了点菜进碗开始吃饭...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2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十二

程靖淇或许叫了我一声。或许没有。我把罗盘祭在空中,拼命回忆上次天坛一见,龙师兄使的阵法。过了一会儿我就放弃了。拿罗盘探龙师兄的声息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只好没头苍蝇一样往林深处走,走了几十步,喊了一声“周雨”。

罗盘左右摇晃了几下。仍看不出方向。可就在同时,我突然感到什么东西震了一下。

我的口袋里装着护花铃。

情花精神好像非常不好。红色的花瓣中透出了一丝丝黑色。像是也得了什么大病。情花现在不再唱歌了。不知道是铃铛震动还是情花受感,我听见了一种诡异的哭声。我没有听任何人这样哭过。...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1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十一

十二月中那一天我和继科大哥、周雨这一行在河间府停下歇脚。我溜出后备厢,看见继科大哥的身影消失在公路外面茫然的林地。冬天草凋叶落,林间视线旷阔,然而继科大哥的身影还是忽然消失不见了。

我往围栏外走了几米。然后就听见身后一阵闷响。

这次的动静和上次后备厢被贴符的时候不一样。

这次的动静是从后备厢里面发出来的。

隔着围栏和几米荒草,我向宾利回过头。

一阵暴力的抽击掀开了后备厢盖,车后面飞出来两个影子。其中一个比较显眼的让我赶紧伸手放了个透障,那是原型状态的朱霖峰,棕毛闪着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0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对,”许师兄看着方警官回答道,“上次周邑一别,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辛哥?”方警官本来就圆的眼睛瞪得更圆了,本来就白的脸也好像更白了一些,“真是你?”

“你还记得多少?”

“我记得你们进了矿区不久里面就发生了爆炸,外面的人都失去意识,出院以后上面定性了自然灾害,销案了。我醒过来在医院查过你。可是没找着。我还以为你——”

“……”许师兄捂了捂脸,“妈的,大意了。”

“你们是够大意的,你们调查什么异常自然现象也不能到非法采矿区去调查啊?”

“我说的是你大意!...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9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一旁警车的前灯大开着,继科大哥的脸被照亮,微微眯着眼睛。对面的警察只看得见一张侧脸,但看起来很年轻,似乎比许师兄年纪还要更小。

我偷偷念了个御物把车窗开了条缝。

拦车警察的声音从窗缝里传进来。

“……大哥您看完我证件了么,能还我了么?”

“……方——博,”继科大哥看着证念道,随后把证还了回去,“不好意思啊,方警官,出门在外,提个小心。”

“没事没事,”方警官麻利地接过证件,“我们都能理解,大哥,其实您这样的想法对,我们平常都说要是老百姓个个都能提高点防范意识,就像您似...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8

//中国魔法学院AU。《神奇动物在哪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在路上漂泊的那几天,继科大哥有时候也会进后备厢里来。多半是给周雨送忘忧水。周雨的脸色一直不好,像大病初愈。每过几天就会变得更加不好,像大病去而复返。他躺在床上睡得起不来,脸色暗得像见了光的羽蛇蛋壳。我去戳他:“雨哥。”

“小胖。”他说。

“科哥买到忘忧水了。”

他点点头:“我知道。”

我提着核桃倒过来甩,酒桶嘭地变大落地。我拿过碗,一碗一碗接来给他喝。继科大哥在他门口远远地看。窗外都是热热闹闹的声音。继科大哥进来以后老朱又控不住人形,张煜东拿着孔令的弓搭了箭指着他:...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7


再听见那首“彼黍离离”的时候是个黎明。我正在做梦。梦里我还在朱堂藏书室。晚上十点半查房的时候回一次宿舍假装睡下,随后再念个隐身咒,堂内畅行无阻。我在藏书室也不会通宵,只是多看一两个小时书而已。有时候看得太困,会不小心在那儿睡着,第二天就会被别人推醒。推醒我次数最多的就是林高远。这家伙经常夜不归宿,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夜不归宿还去外堂,堂门口的画像总躲不过,就算上面的人没醒着,不喊醒他们念了口令也进不了门。所以这家伙想了个损招,变形成工友、老师或者其他同学的样子混进门。前两者画像不会多管,其他同学偶尔外宿一次,好好求情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有一天早上我就亲眼看见另一个我自己从藏书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6

//中国魔法学院AU。《神奇动物在哪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我在继科大哥那辆宾利的后备厢里前前后后生活了许多天。与同村的朋友们度过了一段互相伤害、勾心斗角的美好时光,日后每每想起都觉得十分怀念。在那些日子里,我在学术上最大的收获之一是从孔令轩那里套来一些巫师的童话。每天周雨在柴房里烧饭时我们就在屋前相互套路,彼此都试图以少换多:“樊贤弟看现在夕阳西下炊尚未成不如咱们小叙一番。”“跟孔学兄不敢说小叙,也就瞎唠唠嗑还能行!”“小樊不要谦虚,看你身形如此健康,一定饱读诗书学富五车。”“哪里比得上孔老师,我们人类长得再胖也只能说明吃饭吃得多...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5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哪里PARO。

//全员向,CP獒龙獒无差。有偏CP向的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那天在赛道酒馆外我并没看见继科大哥传说中的玛莎拉蒂。没有那么显眼。后来周雨告诉我那车的牌子叫宾利。我脱离这些空子常识的年纪太小了。

事实上,继科大哥是到了长大以后才了解空子的世界。他生在巫师世家,他们家教孩子的办法,都是会说话就会念咒,会走路就会御剑。十五岁进天坛认识了一些家里人是空子的同学。比如传说中跟他曾经形影不离的龙师兄。据许昕师兄说,那几年他们缠着马龙了解了许多空子文化的科普,比如龙师兄曾给继科大哥唱过许多华语流行歌。后来继科大哥对汽车这种空子代步工具产...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3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哪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那天跟着许师兄去找秦老师时,我正巧碰见了青堂的程靖淇。我打了招呼。他也拍我的肩,说话却是直接问我:“胖子,你今天看见林高远没有?”
我说:“没有啊,他昨天晚上都没回来,我以为他还去你们青堂。咋了?”
程靖淇那天的神情本来就贼头贼脑,看见走在我们身后的龙师兄,突然更慌,小声向他问了声好就低着头走了。
我想想他方才和许师兄说话,又和我说话的样子。诚实来说,如果不是两者仅隔瞬间,他对我的客气也不是那么明显。
我想假如我是青堂学生,应该也会怕龙师兄的。

许师兄在四堂总坛门口对画像中的葛洪道长说口令:“爱国敬业诚...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