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

【饭粥】不要怕


//虽然写得很不好……不管怎么样……生日快乐。

//祝你天天都快乐!


门里师兄弟的鸽子们长得都不一样,看熟了会觉得信鸽也有点随主人。张继科的信鸽一身黑羽发亮,眼神淡定而凶猛到能让野猫误以为它是只秃鹰。马龙的鸽子就是白白的,乖巧的,会眯起眼睛咕咕地叫。方博的鸽子也是白色,但要圆一些,一受惊吓就会猛跳起来。许昕的鸽子是紫背绿脖子,一圈都带闪光,漂亮得像他的剑一样。周雨的信鸽是灰色的,很瘦的一只,一身炸毛,乱糟糟的。

樊振东一看到周雨就会笑。樊振东一看到那只灰信鸽也会笑。

傍晚的时候,南回归线上的鹏城,黄昏总是被拉得特别长,挥刀的休息里樊振东省下一半吃点...

【饭粥饭】门前

//其实昨天开始写的。希望他们所有人都好。

//魔幻AU。背景是中国魔法学校。可以看做《九九八十一》的番外,或者也可以不。胖雨胖无差。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


马龙:“多带几件衣服走吧。”

许昕:“吴老师的炒芽菜!你带一坛去!”

张继科:“什么时候的机票?我送你去机场吧。”

马龙:“远,把你们屋柜子里那衬衫给小胖装两件——”


樊振东:“不用了不用了!”他差点吓出一身冷汗。花季的年龄了,他还不想这么早就留下这种衣着黑历史。

林高远背身翻了个白眼。谁还稀罕给你搭衣服了是咋的?

他往樊振东的行李箱里扔了袋树...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20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二十

我恢复意识以后的第一个感觉是嘴里被塞了块凉丝丝的东西。睁开眼,龙师兄在我面前,笑眯眯地看着我:“你可醒了,小心点,你的血刚刚止住,恶咒才解开,可能会有点头晕。”

“郭怼里案的地扽么?”

“你嘴里啊,”龙师兄漫不经心地说,“龙鳞,特别补,一会儿化开一点你可能感觉自己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其实你伤还没好全,要小心一点。”

“的个地——”

我还没问出来这块龙鳞是怎么来的,就看见龙师兄左手背上扎了块绷带。

龙师兄朝我笑了笑:“没关系,吃两个童男童女就好啦。”

我:“灯的么?!...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9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十九

快到青丘的时候,周雨的气色变得越来越差。比以往喝下更多忘忧水也挡不住他脸上的血色消失到一点也没有,人像一张放旧的纸上描出来的。直到这个时候,他还在把最后一点忘忧水倒进护花铃里。情花好像跟他同甘共苦一样,花瓣也泛着灰黑色。只是情花吸了忘忧水灰黑色会散去。周雨的脸却不再变红了。

大家都没什么办法。周雨自己倒不当回事,随便地招呼林高远说:“远妹,拿你的家伙来给哥哥拾捯拾捯!”

林高远拿酒调开胭脂往周雨脸上抹,像以前画皮一样。继科大哥看见了,也来指手画脚:“林高远这个不行,他自己...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3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十三

我和周雨去桌旁坐下,继科大哥也过来了,扫视一圈,视线停住。龙师兄没在那里。

我冲程靖淇使了个眼色。程靖淇抓了抓脑袋:“不知道师兄什么时候走的……”

继科大哥拿着筷子没做声。

周雨看看继科大哥:“我去找他。”

“找他干什么?”继科大哥皱着眉头挥挥手,“吃饭吃饭!”

我偷偷看周雨一眼。

又生气了?“声音”听不到了?

周雨咧嘴点点头。

老朱和靖淇哥哥做的菜,材料比平时费了一倍才有几道能吃的。继科大哥夹了一筷子炒青菜到他碟子里。我跟周雨扒了点菜进碗开始吃饭...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12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那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十二

程靖淇或许叫了我一声。或许没有。我把罗盘祭在空中,拼命回忆上次天坛一见,龙师兄使的阵法。过了一会儿我就放弃了。拿罗盘探龙师兄的声息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只好没头苍蝇一样往林深处走,走了几十步,喊了一声“周雨”。

罗盘左右摇晃了几下。仍看不出方向。可就在同时,我突然感到什么东西震了一下。

我的口袋里装着护花铃。

情花精神好像非常不好。红色的花瓣中透出了一丝丝黑色。像是也得了什么大病。情花现在不再唱歌了。不知道是铃铛震动还是情花受感,我听见了一种诡异的哭声。我没有听任何人这样哭过。...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6

//中国魔法学院AU。《神奇动物在哪里》PARO。

//CP獒龙獒无差。CP向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我在继科大哥那辆宾利的后备厢里前前后后生活了许多天。与同村的朋友们度过了一段互相伤害、勾心斗角的美好时光,日后每每想起都觉得十分怀念。在那些日子里,我在学术上最大的收获之一是从孔令轩那里套来一些巫师的童话。每天周雨在柴房里烧饭时我们就在屋前相互套路,彼此都试图以少换多:“樊贤弟看现在夕阳西下炊尚未成不如咱们小叙一番。”“跟孔学兄不敢说小叙,也就瞎唠唠嗑还能行!”“小樊不要谦虚,看你身形如此健康,一定饱读诗书学富五车。”“哪里比得上孔老师,我们人类长得再胖也只能说明吃饭吃得多...

【全员/獒龙獒】九九八十一 5

//中国魔法学校AU,神奇动物在哪里PARO。

//全员向,CP獒龙獒无差。有偏CP向的夜雨声樊方昕暗许。其余CB。


那天在赛道酒馆外我并没看见继科大哥传说中的玛莎拉蒂。没有那么显眼。后来周雨告诉我那车的牌子叫宾利。我脱离这些空子常识的年纪太小了。

事实上,继科大哥是到了长大以后才了解空子的世界。他生在巫师世家,他们家教孩子的办法,都是会说话就会念咒,会走路就会御剑。十五岁进天坛认识了一些家里人是空子的同学。比如传说中跟他曾经形影不离的龙师兄。据许昕师兄说,那几年他们缠着马龙了解了许多空子文化的科普,比如龙师兄曾给继科大哥唱过许多华语流行歌。后来继科大哥对汽车这种空子代步工具产...

© 不要回头 | Powered by LOFTER